我的老板跳槽去了阿里巴巴
 
  题记:以此文纪念我们曾经工作岁月的战斗友情
 
  01
 
  我的老板跳槽了,去了无论何时让人听起来都振聋发聩的BAT三巨头之一的阿里巴巴。
 
  这种跳槽,让无数人羡慕不已,阿里巴巴,互联网大佬的公司,他的江湖地位,你如果多用过重的笔墨来介绍阐述,都会觉得是多此一举。
 
  但我知道,我的老板此次的跳槽是无奈之举,是逼宫失败的结果,是骑虎难下的局面下给自己匆忙的找了个婆家嫁了,只是在外人看来这个婆家是豪门,他嫁的不错。
 
  02
 
  我的老板是上海人,一个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老成的上海人,一个每个月有着19000块钱房贷压力的上海人,一个在三十岁年纪渴望干出一番轰轰烈烈事业的上海人。
 
  初次与老板相识,还是我在猎头引荐下,接受他的面试,当时他从联合利华跳槽到现在公司也刚三个月。我记得,我当时面试的时候,侃侃而谈,发挥的相当好,后来就被老板相中了。
我的老板跳槽去了阿里巴巴
我的老板跳槽去了阿里巴巴
  在以后的合作工作中,我也曾经问过我的老板,面试的时候,我表现的哪个闪光点打动了他,让他把我纳入麾下。老板和我说,是关于那个快速消费品行业行业潜规则的问题,他问了很多的面试者,说快消公司在操作市场时,会牵涉到现金问题,有现金,就会有灰色地带,问面试者怎么看?
 
  有些人要么一身正气断然否认有现金操作市场这个问题,要么含糊其辞的说行业规则不得不为之,只有我当时回答说“现金操作是有的,但我们这样的公司,品牌的拉力一般,只有利用推力在终端推动产品才能快速占领市场,而现金的灵活操作在当下就是最简单粗暴的方式”。
 
  他说他看到了我的坦诚和狡猾,明明是涉及到行业潜规则的问题,还非要上升到公司品牌和市场占有率的高度,而且还那么的言之凿凿,大义凛然。这种性格在我们开拓市场时,不会显得做作,也不会被条条款款束缚,还能让人信服。
 
  总而言之,在2015年,我就成为了老板作为华东区总,组建的团队份子当中的一人。
 
  03
 
  当时老板的职位虽说是华东区总,负责着上海、浙江、江苏、安徽、山东、湖北的KA销售,但其实,团队不过八人而已。我们每个人负责的市场都相当大,其中有的省是一个人负责一个省,比如安徽省,我们经常戏称那份同事是省总的级别,干着业务的工作。
 
  作为一家外资玩具公司,无论当时它在国外市场做的多么的风生水起,但在14.15年的时候,我们公司在KA大卖场做的是一塌糊涂,只能说是卖场有我们的产品,仅此而已。
 
  就说以苏州、无锡、常州城市为代表的江苏省,在这个消费能力相当强劲的沃土省份,整个省当时的销量全年才不过一百多万,更别提其他省市了,真是惨不忍睹,惨绝人寰。
 
  当时,在老板的带领下,我们先是重新梳理了我们的产品线,对产品进行定位分类。接着是对我们服务的客户进行了分级。在华东市场,在KA卖场中,第一阵营的当仁不让的是大润发系统,欧尚系统,山姆会员店;第二阵营的是家乐福系统,第三阵型的是沃尔玛,麦德龙。
 
  由于人力有限,我们对于整个市场确立了以点带面的思想,先打造核心城市,模范店,树立标杆,然后在全面推广。
 
  当时根据三步走战略:第一公关大润发,第二公关欧尚,第三公关山姆会员店。
 
  主题思想确定以后,接着就是行动了。
 
  04
 
  我们老板,亲自出面,利用外出旅游的“偶遇”,结识了大润发系统江苏的区总,然后在区总的全力支持下,以样板店,线下体验互动为主,把卖场打造成了儿童比拼赛车的乐园,让孩子在玩的过程中体验到乐趣,从而直接产生消费行为。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大家伙的齐心合力下,我们的玩具在大润发单店的产值如火箭版上升,好的门店单店单月都能贡献10万的销售额。
 
  然后我们把这种游乐场体验赛车的模式复制到其他区域,再复制到其他KA系统。
 
  一切都看起来那么的水到渠成,那么的美妙。14年我们华东区对公司的贡献全年不过2000万的营业额,15年的时候是5千万,16年的时候已经是2亿了。
 
  真是印证了那句话:你必须非常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
 
  在销售就是靠业绩说话的年代,我们在老板的带领下,几乎成为了耀眼的明星团队。
 
  我们在15年崭露头角,在16年闪闪发光,有了和“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霸气,差点就有了“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儿耳”的错觉。
 
  两年时间,我们有滋有味。
 
  05
 
  可是,美好的时光总是很短暂。
 
  人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就像平静的湖面也偶尔会有漩涡一样。
 
  当你是个风一吹就被刮走的微小颗粒的时候,没有人会注意你的存在,当你快速的壮大体量成为一座山的时候,情况会来个一百八十度的翻转,虽然你是山,能承担责任,有巍峨的脊梁,但也挡住了别人前行的道路。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事情哪里都有。收获的季节,总是会有人摘桃子。
 
  当华东区KA销售团队的业务体量在公司的销售占比达到20%的时候,我们的组织架构进行了调整,我们有了华东区的KA销售总监,有了全国区的KA销售总监,总而言之,我们的队伍变大了,再也不是当年8个人的业务小团队了。
 
  在公司的销售系统分为电商,经销商,KA大客户的三架马车的情况下,我的领导被公司因为表现优异、能力过硬等原因,变成了大客户的销售经理。
 
  其实,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是一种明升暗降的手法,这种手法和赵匡胤当年的杯酒释兵权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中国人的斗争智慧这么的高明,纵然是在外企,仍旧存在在中国人和中国人斗,中国人和外国人斗,外国人和外国人斗这三种情况。
 
  都说俄罗斯是战斗民族,但论斗争,唯我纠纠国人独尊。
 
  鬼知道我们的老板动了谁的蛋糕,我们的老板就这样变成了和KA系统对接的谈判人员。一个统帅,没有带兵的资格,一个将军,不能到战场上厮杀,体验金戈铁马的快意恩仇,何其的落寞。
 
  06
 
  也许有人会认为,被调到大客户谈判,不用再带领团队为了销售业绩左冲右杀的,不用再体验销售一直在路上的场景,多好。
 
  我当时也这么以为,可是,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一旦开始了,就停不下来。就像米兰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写的那样:只发生一次的事情就像没发生一样,但只发生一次的事情,也意味着会继续发生很多次。
 
  当时我的老板,走了一步如今看来是绝对的昏招的臭棋。在他被转为大客户销售的时候,他竟然义愤填膺的找到了他的领导,直接表达了说自己想继续待带领团队做销售的意愿,同时旁敲侧击的透露自己收到了其他公司的offer。事情后来是怎么妥协的我就不得而知,我只知道我的老板还是做了大客户销售经理。
 
  也许,隔阂在那一刻就产生了,也许很早之前就产生了。
 
  也许当我的老板在周末加班时,把自己挥汗如雨的加班场景晒到朋友圈的时候。(可能老板是有宣扬自己加班辛苦的行为,可这个举动也挑战了很多人的神经:就你能晒加班,难道我们都是懒惰之辈吗?)
 
  也许是我的老板在和经销团队大吵大闹抢地盘做市场活动推广的时候。
 
  也许是老板在功高震主,和自己的老板表达想要更进一步承担更大责任的时候。
 
  谁知道呢?
 
  07
 
  总之我的老板,做了夜空中最亮的星一年后的时间,就暗淡的退出了带领销售团队的舞台。
 
  更高级别的事情我是接触不到,我只知道我的老板不断的被削权,团队的成员越来越少。最后沦落到要一个人天南海北的到陌生市场开发客户。
 
  高层驾驭局面的手段真是高深莫测。
 
  直到前段时间,公司将KA销售和传统经销渠道重新合并,组织架构再次调整。我的老板,可能觉得自己的机会又来了,再次的跳了出来,听说又找到了高层领导,让高层领导做了个“'to be or not to be”的选择。
 
  他明确的说,自己还是想带团队做销售,让高层考虑下他的合理诉求,如果不行,他刚好收到了阿里巴巴的录用通知,他会选择离职跳槽走人。
 
  这是孤注一掷吗?这是背水一战吗?
 
  我只听说在高层领导忧郁的小眼神中,委婉的告诉他,阿里巴巴是个顶尖的公司。
 
  08
 
  就这样,我的老板,在郁郁寡欢中,在依依不舍中,离了职,跳了槽,去了阿里巴巴。
 
  老板黯然离开他为之奋斗了三年多的公司,不知道他是否思考过深层次的原因。
 
  木秀于林,风必吹之;行高于众,人必非之。可能我的老板并不知道。
 
  口随大众,心随精英。也许我的老板并不理解。
 
  他当年是被那个跳槽到我们公司竞争对手的销售总监招来的,不经意间站了队伍,也被打了标签。当一方离开的时候,另一方局面的不如意也成为了板上钉钉的事情。
 
  职场中,在权力斗争的漩涡中,没有强劲的翅膀,谁又能躲的过风暴呢?
 
  愿我的老板在阿里巴巴前程似锦!
 
  文/十年磨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