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我与人相处失败的地方

  文/MagicNotes

  这是我曾经与一个好朋友关系破裂的故事。

  一开始我们只是同事,因为我这个人对人比较亲切,慢慢他就和我熟络了。在一段时间里,我们相处得非常好,甚至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我们双方都认为对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后来他与我相处的时候变得得寸进尺,跟我聊天说话时也慢慢不注意、变得不中听,也开始做一些过分的事。但大部分我都没在意,与其说没在意,其实说忍下来更为贴切。然后他的这种行为就更加变本加厉了,甚至乎,我的一些别的朋友都开始对他有意见了,说这个人怎么这样啊(具体的坏话就不说了),后来一次他触到了我的底线,我们闹矛盾吵了一架,于是我们关系就变淡,互相不理睬对方了。他吵架的时候几乎失控,说了一些过分的话,彼此都挺受伤的。

  过了一段时间,他道歉了,我性格也是老好人,就原谅他了。但遗憾的是,没过多久,他又变回以前那样了。而且,比以前有过之而无不及。后面大家估计也猜得到,我们又闹矛盾了。我第一次这么厌恶一个人,我对他那么好,那么容忍他,他竟然对我那么过分,那么得寸进尺。后来我们的关系就淡了下去了。

  但,同事嘛,低头不见抬头见。在关系淡下来的那一段时间,我观察了一下他。他人还是非常好的,是非明辨,做事情有条理,懂人情,跟其他同事也相处得不错,在外面人看来,是个很不错的人。后来我们又好了,因为我这破老好人性格。但接下来,我们相处得并不好,矛盾重重,最后还是决裂了。

  为什么他一个挺不错的人,我也是一个很友善的人,相处起来就那么难。我花了前前后后三年多的时间,才意识到,原来问题出在我身上:是我把他惯坏了。是我无止境的容忍惯得他得寸进尺,人都是很容易被惯坏的,并不仅仅只有孩子才会被溺爱成熊孩子,他其实与其他人相处之时很好的,只是与我相处时才格外过分。我天生具备这样的能力,任何一个人,只要与我亲密接触一段时间都很容易在别人眼里显得奇葩起来(我那位朋友如此明显,只是因为他跟我相处时间太长),因为我实在是很多事情都不在意,所以可以永无止境的退让,而当我都无法忍受到不得不在意的时候,这个人差不多已经糟糕到在别的人眼里可以被千夫所指的地步了。人总是过多的在意自我,大多数人缺乏同理心,而我具有极强的同理心,感受力,除非我感到不舒适到一定的程度,我的感同身受能力一般不会被我关闭,也因此导致,与我亲密相处的这些人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的自我会被放大,我可以感受到他们的需求并顺应他们的需求。也就是说,可能在某种程度上,与我相处的时候,我对于他们来说存在感极弱,然后比如把我的钱当自己的,把他们的决定当成我的决定,把他们的感受当成我的感受……诸如此类的就很容易发生了。

  我的这些朋友,他们都具备有非常好的品性,如果没有与我相处的经历,他们在其他人眼中可能永远与极品二字无法搭边,他们甚至非常优异,极其乐于助人,无私奉献,具备非常高贵的品性。我其实还是很具备观察人的能力的,能做我朋友的人,都具备很好的品性。

  很遗憾的是,他们遇到了我。我是那种很友善的人,如果保持一定距离,我会是那种很好的朋友。

  然而如若靠近,比如在一起或者经常亲密相处,对方就会被我诱使着不断越界,因为我对人很“好”,特别“好”,而且还是很舒适的好法,不会让对方有亏欠感什么的,然后,不要几个星期,对方就会习惯了,而习惯之后就会逐渐的得寸进尺,越来越过分。非是他们软弱,只是除非他们特别自省,否则都会不自觉的陷入,而且越陷越快。我跟我的那些朋友分开之后,他们都很好,与其他人相处时没出过问题。我的这种老好人性格,就如同毒药一般的存在,这就是问题的所在。

  回想起再之前的几段往事,才发现我很早就有这种“毒药”的特征。

  初中的时候,我有一个很要好的小伙伴。真的很好,但是后来依稀记得他对我做了非常过分的事,我生气了,他一点都不自知,甚至觉得为什么这样都不原谅他,然后我们就分开了。高中也有这样类似的事,我一位玩得很好的室友,一起度过了很长的高中生活,但到高三的最后阶段,因为我对他开了个玩笑,什么玩笑呢?他长得比较胖,夏天光着膀子,我非常不合时宜地说了一句,你的胸部都都赶上女人了。他生气了,我连忙道歉,但似乎他记恨了。然后关系也淡下去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我人很友善,很多人很容易跟我成为朋友。跟我相处的人,会觉得跟我相处很舒服,我那种几乎没有原则的相处方式,让他们感到很轻松。但是一旦深交了,他们会被渐渐被我惯坏了,比如习惯对我做过分的事,习惯说一些难听的话,也习惯了我对他们那种行为的容忍,一旦我不容忍他们的行为,他们就会觉得不舒服,觉得不对劲。或者一旦被我反触到他们的原则与底线,他们就会怒不可遏,他们会觉得,你为什么不让,不忍,所以关系就会变得恶劣。虽然一般情况我容忍能力很强,但是这种容忍有时候像积分制的,比如积到100分我就会爆发,一次两次玩笑,没关系,笑笑也就过去了。一次两次的过分,也没关系,我能够理解。但总是这样,人容忍总是有极限的。况且人是有情绪的,比如今天我心情不好,容忍能力就会下降。比如我工作压力大,情绪能力就会下降,不会时时处处都会让着人。

  其实恋人之间也是经常有这种现象,比如男方一开始处处容忍女方,千依百顺,各种无理的要求都满足,各种不和都是自己低头认错求和,没有原则性地不断让步,那么婚后男方就别想让女方关心你,理解你。你一旦把女方给惯坏了,她就会把你的忍让当成理所当然的,你对她好也是理所当然的,一点点小事都可能在她眼里无限放大,若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俩人的关系终将无法维持。

  与人相处是一门课程。因为我的愚蠢,枉费了他们的信任,给他们造成了那么多的伤害,实在羞愧难当。俩人在一起,关系浅倒没什么,但关系深了,维系俩人的关系是一件很有学问的东西。君子之交淡如水,深交的话,更需要注意你的一言一行,不要伤害对方,了解对方的秉性,坚持自己的原则。

  恩宜自淡而浓,先浓后淡者,人忘其惠;

  威宜自严而宽,先宽后严者,人怨其酷。

  大约就这么个道理。

  我很想跟他们说一道歉,但似乎已经太晚了,而且他们想必不会听得到吧。

  我失去过很多朋友,不过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更清楚地知道谁才是我真正的朋友。(来源/简明现代魔法)

  • 跟优秀的人相处是一种什么感觉?
  • 内向者与世界相处的十种方式
  • 一辈子不过是学会如何和自己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