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

  1、《致克恩

  普希金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
  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天仙。
  在那无望的忧愁的折磨中,
  在那喧闹的浮华生活的困扰中,
  我的耳边长久地响着你温柔的声音,
  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可爱的倩影。
  许多年代过去了。暴风骤雨般的激变
  驱散了往日的梦想
  于是我忘却了你温柔的声音,
  还有你那天仙似的倩影。
  在穷乡僻壤,在囚禁的阴暗生活中,
  我的日子就那样静静地消逝,
  没有倾心的人,没有诗的灵魂,
  没有眼泪,没有生命,也没有爱情。
  如今心灵已开始苏醒,
  这时在我的面前又重新出现了你,
  有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有如纯洁之美的天仙。
  我的心在狂喜中跳跃,
  心中的一切又中心苏醒,
  有人倾心的人,有了诗的灵感,
  有了生命,有了眼泪,也有了爱情。

  2、《一朵小花

  普希金

  我看见一朵被遗忘在书本里的小花,
  它早已干枯,失去了芳香;
  就在这时,我的心灵里
  充满了一个奇怪的幻想:
  它开在哪儿?什么时候?是哪一个春天?
  它开得很久吗?是谁摘下来的,
  是陌生的或者还是熟识的人的手?
  为什么又会被放到这来?
  是为了纪念温存的相会,
  或者是为了命中注定的离别之情,
  还是为了纪念孤独的漫步
  在田野的僻静处,在森林之荫?
  他是否还活着,她也还活着么?
  他们现在栖身的一角又在哪儿?
  或者他们也都早已枯萎,
  就正像这朵无人知的小花?
  1828戈宝权译

  3、《我的名字对你能意味什么

  普希金

  我的名字对你能意味什么?
  它将死去,象溅在遥远的岸上
  那海浪的凄凉的声音,
  像是夜晚的森林的回响。
  在这留作纪念的册页上,
  它留下的是死沉沉的痕迹,
  就仿佛墓碑上的一些花纹,
  记载着人们所不懂的言语。
  它说些什么?早就遗忘了
  在新鲜的骚扰和激动里,
  对你的心灵,它不能显示
  一种纯洁的、柔情的回忆。
  然而,在孤独而凄凉之日,
  你会抑郁地念出我的姓名;
  你会说,有人在怀念我,
  在世上,我还活在你的心灵……
  1830
  查良铮译

  4、《为了怀念你

  普希金

  为了怀念你,我把一切奉献:
  那充满灵性的竖琴的歌声,
  那伤心已极的少女的泪泉,
  还有我那嫉妒的心的颤动。
  还有那明澈的情思之美,
  还有那荣耀的光辉、流放的黑暗,
  还有那复仇的念头和痛苦欲绝时
  在心头翻起的汹涌的梦幻。
  1825
  乌兰汗译

  5、《四月的黄昏

  舒婷

  四月的黄昏里
  流曳着一组组绿色的旋律
  在峡谷低回
  在天空游移
  要是灵魂里溢满了回响
  又何必苦苦寻觅
  要歌唱你就歌唱吧但请
  轻轻轻轻温柔地
  四月的黄昏
  仿佛一段失而复得的记忆
  也许有一个约会
  至今尚未如期
  也许有一次热恋
  而不能相许
  要哭泣你就哭泣吧让泪水
  流啊流啊默默地

  6、《日光岩下的三角梅

  舒婷

  是喧闹的飞瀑
  披挂寂寞的石壁
  最有限的营养
  却献出了最丰富的自己
  是华贵的亭伞
  为野荒遮蔽风雨
  越是生冷的地方
  越显得放浪、美丽
  不拘墙头、路旁
  无论草坡、石隙
  只要阳光常年有
  春夏秋冬
  都是你的花期
  呵,抬头是你
  低头是你
  闭上眼睛还是你
  即使身在异乡他水
  只要想起
  日光岩下的三角梅
  眼光便柔和如梦
  心,不知是悲是喜
  1979.8

  7、《致大海

  舒婷

  大海的日出
  引起多少英雄由衷的赞叹
  大海的夕阳
  招惹多少诗人温柔的怀想
  多少支在峭壁上唱出的歌曲
  还由海风日夜
  日夜地呢喃
  多少行在沙滩上留下的足迹
  多少次向天边扬起的风帆
  都被海涛秘密
  秘密地埋葬
  有过咒骂,有过悲伤
  有过赞美,有过荣光
  大海——变幻的生活
  生活——汹涌的海洋
  哪儿是儿时挖掘的穴
  哪里有初恋并肩的踪影
  呵,大海
  就算你的波涛
  能把记忆涤平
  还有些贝壳
  撒在山坡上
  如夏夜的星
  也许漩涡眨着危险的眼
  也许暴风张开贪婪的口
  呵,生活
  固然你已断送
  无数纯洁的梦
  也还有些勇敢的人
  如暴风雨中
  疾飞的海燕
  傍晚的海岸夜一样冷静
  冷夜的山岩死一般严峻
  从海岸的山岩
  多么寂寞我的影
  从黄昏到夜阑
  多么骄傲我的心
  “自由的元素”呵
  任你是佯装的咆哮
  任你是虚伪的平静
  任你掠走过去的一切
  一切的过去——
  这个世界
  有沉沦的痛苦
  也有苏醒的欢欣
  1973.2

  8、《

  ——纪念一位被迫害致死的老诗人

  舒婷

  请你把没走完的路,指给我
  让我从你的终点出发
  请你把刚写完的歌,交给我
  我要一路播种火花
  你已渐次埋葬了破碎的梦
  受伤的心
  和被损害的年华
  但你为自由所充实的声音,决不会
  因生命的消亡而喑哑
  在你长逝的地方,泥土掩埋的
  不是一副锁着镣铐的骨架
  就像可怜的大地母亲,她含泪收容的
  那无数屈辱和谋杀
  从这里要长出一棵大树
  一座高耸的路标
  朝你渴望的方向
  朝你追求的远方伸展枝桠
  你为什么牺牲?你在哪里倒下
  时代垂下手无力回答
  历史掩起脸暂不回答
  但未来,人民在清扫战场时
  会从祖国的胸脯上
  拣起你那断翼一样的旗帜
  和带血的喇叭……
  诗因你崇高的生命而不朽
  生命因你不朽的诗而伟大
  1976.11

  9、《乐曲杂咏

  莎士比亚

  (

  一位贵人的女儿,三姊妹中她最美,
  她一向热爱自己的丈夫,绝非虚伪,
  不料有一天见到一个英国人,实在魁伟,
  她禁不住变了心。
  两种爱情在她心中进行了长时间的争斗,
  不再爱自己的丈夫?还是把英国人丢开手?
  两种办法在她看来,全都不可能接受,
  啊,可怜的傻丫头!
  可是两人中她必须丢开一个;最大的痛苦
  是她绝不可能把两个人同时都留住,
  因而两人中,那高贵的英国绅士常受屈辱,
  啊,她心里也难受!
  结果,艺术和门第斗争,终于得到了胜利,
  英国绅士靠他的学识最后把那姑娘夺去。
  得啦,睡觉去吧,有学问的人得到了那美女;
  因为我的歌儿已经结束。

  (

  有一天(啊,这倒霉的一天!)
  爱情,原本常年欢欣无限,
  却看到一株鲜花,无比灵秀,
  在一片狂风中舞蹈、嬉游:
  风儿穿过绿叶深处的小径,
  无影无形地钻进了花蕊;
  怀着醋意的爱情满心悲痛,
  只恨自己不能也化作一阵风。
  风啊,他说,你能够潜进花蕊,
  风啊,但愿我也能如此幸运!
  可是,天哪,我曾经立下宏誓,
  决不动手把你摘下花枝:
  少年郎随便发誓,实在太傻,
  少年郎,如何禁得住不摘鲜花?
  宙斯如果有一天能见到你,
  他会认为朱诺其丑无比;
  为了你他会不愿作天神,
  为了得到你的爱,甘作凡人。

  (三)

  我的羊群不昌盛,
  我的母羊不怀孕,
  我的公羊不动情,
  一切全不顺适:
  爱情渐渐动摇了,
  信念渐渐不牢了,
  心意渐渐淡薄了,
  原因就在此。
  一切欢乐的歌唱我已全忘掉,
  我的姑娘已经狠心把我抛:
  过去那些多情的山盟海誓,
  现在全部换成了一个不字。
  失恋的苦难,
  说不出地难堪;
  可恨啊,朝三暮四的命运之神!
  现在我才知道,
  耍爱情的花招
  女人远比男人更甚。
  我穿着黑色的丧衣,
  我怀着难堪的恐惧,
  爱情已把我抛弃,
  日子难消磨:
  心儿要爆裂了,
  希望全破灭了,
  (恶运没完结了!)
  受尽了折磨!
  我的牧笛已全然寂寞无声,
  羊铃叮当,令人惨不忍闻;
  我的牧狗,平时那么欢腾,
  现在却仿佛吓得呆呆发楞。
  它声声叹息,简直像哭泣,
  汪汪不停,因我的苦难感到不安。
  一声声长叹的声浪,在冷酷的土地上回荡,
  仿佛是无数败兵在浴血苦战!
  清泉息了波浪,
  鸟儿停住了歌唱,
  好花不再生长
  出五色花瓣。
  牧人悲哀地流泪了,
  羊群全都入睡了,
  林中女神也心碎了,
  斜眼偷看。
  所有的欢乐已抛弃我们这些可怜的恋人,
  所有在草原上私相约会的欢欣,
  所有黄昏时的欢笑已全部烟消火熄,
  所有我们的爱情已都落空,爱神已死去。
  再见,可爱的姑娘;没什么能像你一样
  如此甜蜜,却又使我如此痛苦。
  可怜的柯瑞东
  怕只好终身伤痛;
  我看不出他还能有什么别的出路。

  (

  当你已经选定了你意中的姑娘,
  已经把你打算下手的小鹿套住,
  如何行动固然应和理智商量,
  但也该听听偏向的私情的吩咐:
  要向人问计,也必须找个聪明人,
  他不能太年幼,而且得结过婚。
  要是你打算向她表明心事,
  千万不要油嘴滑舌,一味奉承,
  不然,她准怀疑你不够诚实——
  瘸子最易看到跛子腿不灵——
  你必须明白说你如何爱她,
  并多方自吹自擂抬高身价。
  别看她一时间紧皱着双眉,
  不等天黑她就会怒气全消;
  她不会弄得自己无比懊悔,
  不该无故辜负了欢乐的良宵:
  如果天明前,她一次两次空动情,
  她就会满怀鄙夷,对你死了心。
  别瞧她仿佛要和你较量体力,
  又是抓,又是骂,一千个不肯,
  到最后,她一定显得力量不济,
  顺从后使乖弄巧地说上一声:
  “要是女人和男人一样强壮,
  这事儿,你压根儿就别想!”
  你必须处处都顺从她的心意;
  不要吝惜钱,最关紧要的地方
  是钱花后准有人去向她称誉,
  你为人是如何慷慨、大方:
  因为最坚固的碉堡或城墙,
  对黄金的炮弹也无法抵挡。
  和她相处一定要显得诚诚恳恳,
  向她求爱更必须谦虚真诚;
  除非你的姑娘确实对你不贞,
  切不要急急地去另找新人:
  遇有适当机会,就大胆跟她调情,
  先别管她是不是一定会不肯。
  女人经常玩弄的各种鬼花头,
  无一不带着迷惑人的外貌,
  她们藏在肚子里的种种计谋,
  你跟她肚皮贴肚皮也无从知道。
  人们常讲的一句话你没听说过?
  女人嘴里的不字不过是信口说说。
  要知道,女人和男人争强斗胜,
  是争着犯罪,决不是争作圣人,
  她知道等到有一天她活够年龄,
  天堂不过是一句空话,天理良心。
  要是床上的欢乐光只是接吻,
  她们准会自己结婚,不要男人。
  可是,安静点儿,别再说了,我真怕
  我的歌声会让我的情人听到;
  那她一定会不分日夜把我咒骂,
  说我不该不顾体统胡乱叨叨:
  虽然,听到她的秘密全被泄漏,
  她自然也免不了有几分害羞。

  (

  请来和我同住,作我心爱的情人,
  那我们就将永远彼此一条心,
  共同尝尽高山、低谷、田野、丛林
  和峻岭给人带来的一切欢欣。
  在那里,我们将并肩坐在岩石上,
  观看着牧人在草原上牧放牛羊,
  或者在清浅的河边,侧耳谛听,
  欣赏水边小鸟的动人的歌声。
  在那里,我将用玫瑰花给你作床,
  床头的无数题辞也字字芬芳,
  用鲜花给你作冠,为你作的衣裳,
  上面的花朵全是带叶的郁金香。
  腰带是油绿的青草和长春花藤,
  用珊瑚作带扣,带上镶满琥珀花纹。
  如果这些欢乐的确能使你动心,
  就请你来和我同住,作我的情人。
  情人的回答
  如果世界和爱情都还很年轻,
  如果牧童嘴里的话确是真情,
  这样一些欢乐可能会使我动心,
  我也就愿和你同住,作你的情人。

  (

  在一个欢乐的五月间,
  曾经有那么一天,
  在一丛山桃树旁,
  我恬适地坐着歇凉,
  野兽跳跃、鸟儿唱歌,
  花草吐芽,树木正生长,
  一切都使人感到欢欣,
  只除了一只孤独的夜莺:
  这可怜的鸟儿满怀悲伤,
  伏身在带刺的花枝上;
  它那无比悲痛的歌声,
  一声声叫人惨不忍闻:
  它先叫着,“好,好,好!”
  接着又连声“忒柔,忒柔!”
  听到它这样诉说悲伤,
  我一时止不住眼泪汪汪;
  因为它那凄惨的歌声,
  也使我想起了我的不幸。
  啊!我想,你不要无味悲鸣,
  谁也不会对你有半点同情:
  无知觉的树木不知痛痒,
  无情的野兽是铁石心肠:
  年老的潘狄翁王已经死去,
  你的朋友们早把你抛弃,
  你同类的鸟儿正欣然歌唱,
  他们全不理会你的悲伤。
  可怜的鸟儿啊,我的不幸
  也和你一样谁也不同情,
  想当年看着命运的笑脸,
  你和我是都受了她的骗。
  有些人对你恭维不离口,
  可全都不是患难朋友。
  说几句空话算不得什么,
  真心的朋友世上可不多;
  只要你花钱不在意,
  谁都是你的亲兄弟;
  等到你手边钱不多,
  谁也不管你死和活。
  你要是拿钱乱挥霍,
  他们就夸你手头阔,
  谄媚的言辞没个底,
  “恨不得你能作皇帝”。
  如果你有心干坏事,
  他们只恐你动手迟;
  如果你心想找女人,
  他们会左右献殷勤:
  可如果你一旦倒了霉,
  没人会对你再恭维:
  那些人昨天待你如兄弟,
  今天见你只恨躲不及:
  朋友间必须是患难相济,
  那才能说得上真正友谊:
  你有伤心事,他也哭泣,
  你睡不着,他也难安息:
  不管你遇上任何苦难,
  他都心甘情愿和你分担。
  明白这些你就肯定能分清
  真正的朋友和笑脸的敌人。

  • 爱情短诗
  • 爱情甜蜜的话
  • 个性爱情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