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性的婚姻生活,你能坚持过多久
 
  38岁以前,我的经历颇为曲折。大专刚毕业,我就因年少无知,心思单纯,经不起异性的讨好和哄骗,嫁给了邻村同样是大专生的王坤。
 
  不得不承认,谈恋爱的时候,王坤真的对我很好,把我当小孩一样疼着,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那时的我不太懂得什么是爱,觉得谁对我好我就该嫁给谁。我面对王坤从没有过心跳的感觉,与他亲密接触也没有触电的感觉。
 
  后来我才明白,原来我这样的反应就叫做不爱,但我对他的亲昵行为并不反感,或许是因为潜意识里觉得顺从他是我该履行的义务,又或许是因为我也有那方面的需求。
 
  王坤是个很有野心的男人,本来我跟他在同一家国营企业做的好好的,经济宽裕,日子滋润。可他偏偏要去跟所谓的朋友合伙做生意。
 
  然而,他根本就不是一个做生意的料,因为他既不会权衡利弊,也不会为自己留后路,更不会认真做市场调研,总是说风就是雨,只知道勇往直前想一锄挖个金娃娃。
 
  所以,有勇无谋,且又思维固执的他,注定只会被人牵着鼻子走,遭人利用和陷害,最后落得个鸡飞蛋打,一贫如洗。
 
  不过,刚开始他并不死心,而是想通过到处借钱来东山再起。可几经周折,美梦不但没有成真,反而又欠了更大一笔钱。
无性的婚姻生活,你能坚持过多久
无性的婚姻生活,你能坚持过多久
  于是,原来精力充沛,自信心爆棚的他逐渐变得颓废了。为了缓解压力,也为了逃避现实,他开始了抽烟喝酒和赌博。
 
  他对我的温柔就是从生意失败后变得荡然无存的。他白天沉迷于烟酒和豪赌,晚上就变态地折磨我。
 
  以前我还能享受到些许云雨的快乐,可后来就变成被迫承受了,我常常被折磨得低声哭泣他才满意地抽身,笑容看起来残忍而又冷酷。
 
  因为他的堕落和对我身体及钱财的变态索取,我跟他发生过不少矛盾,但每次都是以他把我打得鼻青脸肿而收工。他对我的施暴从没有表现出歉意,唯有疯狂发泄时令人作呕的快感。
 
  幸运的是,在我38岁那年,他终止了对我的暴行。而不幸的是,我们唯一的正在上初三的儿子因为劝架,被他爸失手打翻在地,后脑勺不小心撞在石凳的棱角上,因流血不止当场离开了我们。
 
  为此,我悲痛不已,差点选择了轻生,后来经妯娌苦口婆心劝导才又有了生的欲念。只是,从那以后,我跟王坤结束了十多年的夫妻关系,他坐他的牢,我打我的工,再也不愿回到那个让我伤心的地方了。
 
  来到外地,由于我有一定的文化基础,加上吃苦耐劳,善于交际,没多久就成为一家拥有1500人的民营企业的重点培养对象。
 
  在公司,我没有任何感情的羁绊,把心思全都投入到了工作上,一年后就荣升为市场部的业务经理。升职后,每天都过得很充实,也很有成就感。唯一觉得有些许遗憾的就是,每当夜深人静时,独自在空荡荡的房间觉得异常孤独和寂寞。
 
  一次偶然的机会,因政府领导来公司车间视察,我作为公司骨干,自然有义务要去接待。于是,我跟镇长袁峰就这样相识了。
 
  起初,我们并不知彼此的私人信息,后来由于经常要一起赴饭局,一来二去,就成了比较熟络的朋友。
 
  袁峰比我大8岁,身壮体健,相貌堂堂,浑身都散发着让女人着迷的男人味。而且他温文尔雅,又不失幽默风趣,跟他在一起既有如沐春风之感,又有心潮澎湃之觉。
 
  总之,我跟袁峰都互相欣赏,互相崇拜,慢慢地,就变成了一对中年恋人。
 
  在此,我得特意说明下,袁峰的妻子在两年前就因突发脑溢血,最终抢救无效离开了人世。妻子走后,就只剩他和他儿子相依为命。
 
  而我的出现,恰好给他们原本清冷的房子增添了许多烟火味。由于我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性格又十分豪爽,从不忸怩作态,因此,很快就赢得了他们父子俩的认可,成为了这个家的女主人。
 
  说到这里,可能大家会觉得我终于苦尽甘来,过上了有人疼,有人爱的好日子。而实际上,老袁确实很尊重我,从没在物质和社交上对我有所限制。
 
  但一说到爱,我就不禁有点难为情了,为什么呢?因为老袁除了跟我领证的前几个月有夫妻生活外,后面几乎就没碰过我了,而且那几个月的性事质量都不怎么好,由于他总是早泄,我从来都没高潮过。
 
  后来,可能也跟心理压力有关,他逐渐由早泄变成了阳痿。期间我有建议他去看男科,可他总是觉得丢脸,一直拖着不去。
 
  再后来,他也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才决定去医院检查。很不幸的是,他的这病由于拖的时间太久,已经无法彻底治愈了。
 
  为此,他对自己彻底失去了信心,但表面依旧是云淡风轻的。不过,自那以后,他就好像不好意思面对我了,开始跟我分房睡。
 
  如今,我跟老袁已经过了整整一年的无性生活。在外人看来,我们一家三口过得其乐融融,很是幸福。可只有我这个当事人才知道自己的心里有多憋屈,多苦楚。
 
  毕竟,我是一个正常的女人,而且年纪也不算太大,有一定的生理需求。本来当初还幻想着再跟继子添个妹妹的,可现在看来只能是痴人说梦了。
 
  但以我和老袁现在的身份,都不能轻易谈离婚。不然对双方的影响都太负面了。因为他很在意他的面子和做男人的尊严,我亦不想让别人误会自己是个欲求不满的荡妇。
 
  就这样,我们一直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每天上班下班,在家吃完饭,就开始个忙个,除了工作上的交流,就再无其他更浪漫,更自然的对话。
 
  常听人说性是夫妻关系最好的润滑剂,不管白天闹得多不开交,只要天黑一上床,就又变得如胶似漆,恩爱有加了。遗憾的是,我跟老袁再也享受不到这样的滋润日子了。
 
  虽然我跟老袁从没有为某事红过脸,但在我心里似乎总有一颗隐形的炸弹,稍不注意就想爆炸。不过,我从不会把自己的内心活动表露出来,就算有时感觉不爽,也是一个人回房间找事情分散注意。
 
  我明白,有这样的情绪是因为身体在跟我发某种信号,只是我对此无能为力,只能让自己的身心都忍受着磨人的煎熬。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变得越来越压抑,内心越来越容易烦躁,而且有时还控制不住情绪,容易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发脾气。
 
  记得有一次,老袁很温柔的提醒我该准备晚餐了,结果我就很不耐烦地回道:“要你说,我不知道准备吗?在这个家,我跟保姆有啥区别呀。”
 
  话音刚落,我就后悔了。看着老袁尴尬又不知所措的表情,我当时很恨自己为啥没能控制住莫名发飙的情绪。我知道,老袁肯定被我的话伤到了,我也为自己不断增加的戾气而苦恼不已。
 
  其实说白了,我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无性的婚姻生活就是原罪。
 
  后来,有天我跟一个闺蜜聊天,突然扯到男人的话题上,于是我问了句“无性的婚姻生活,你能坚持过多久?”
 
  闺蜜听了像看怪物一样上下打量着我,并不可置信地问道:“你该不会现在跟老袁就是过的无性生活吧?”
 
  我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看着闺蜜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我突然开始变得不好意思起来。
 
  接着,她向我说了好多无性婚姻带来的坏处,但并没有替我做任何决定,而是叫我好好考虑,让我扪心问自己跟老袁过一辈子的无性生活究竟值不值得。
 
  回家后,我想了很久,看着窗外的云来回飘动,聚了又散,最后化为了虚无。我突然顿悟了。
 
  原来我跟老袁都是私心太重了,各有各的算盘和顾虑。他需要面子,也需要会持家,保证他生活质量的女主人。我也是爱好面子,希望通过有影响力的男人帮我巩固在公司的地位。
 
  然而,世间应该不存在失去了某人自己就无法活的情况,毕竟不管什么样的生活,只要习惯了就好。
 
  想到自己还算风韵犹存,而且工作能力和经济实力也不算太差,没必要为眼前的利益和舒适区而束缚自我,也用不着去顾及别人的舆论,毕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又会去关注别人太久呢?
 
  于是,考虑再三,我还是决定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跟老袁提出离婚。离婚虽然对大家都是件尬事,但也许离了,互不牵绊会更好。我相信凭老袁的心性,他应该会尊重我的选择。总之,愿我们大家的余生都能安好!
 
  文/晴雪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