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小哥被暴晒:底层人士的悲哀,有钱人不会懂
 
  最近,微博上一位网友PO出的图片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外卖小哥送餐到一栋写字楼,可是因为写字楼不让无关人等入内,小哥只能在接近40度的地面等待顾客下来。广州这两天如果不下雨的话,地面温度在35度左右。前两天出外办事,我在露天呆了不到十分钟就感觉自己快要中暑虚脱了,有类似经验的朋友应该知道这是一种什么体验。
 
  外卖小哥被暴晒:底层人士的悲哀,有钱人不会懂
 
  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心中感觉非常复杂,有悲哀,也有无奈。有时候,社会底层人士的感受真的是我们难以感同身受的,他们的悲哀也是很多人无法理解的。
 
  我想起了我爸,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我家在农村,家里有三亩田,父母主要的工作就是耕田,可一年的产出满足家人温饱后也就所剩无几,经济收入趋近于零。为了供我和妹妹读书,我爸就去做建筑工人,帮别人搬石头盖房子。
 
  那时候我和妹妹每个人一学期的学费就好几百元,加上各种学杂费服装费,一年下来开支要好几千。可是我爸一个人从早干到晚,一天的工钱也就十块钱而已。不管刮风、下雨、天寒、酷暑,一天都不能歇,一天都不敢歇,一干就是几十年。
 
  我有时候会想,自己在阳光下暴晒十分钟都快受不了了,可我爸即便在五十多岁的时候,都还要在这样的温度下,没有任何遮挡只凭一顶草帽干上一整天。难道他就不会累吗,不在意自己的健康吗?显然不是的,他只是在努力尽到自己作为一名父亲的责任而已。
外卖小哥被暴晒:底层人士的悲哀,有钱人不会懂
外卖小哥被暴晒:底层人士的悲哀,有钱人不会懂
  因为中暑虚脱,我爸曾经两次干活的时候从房子上跌下来。可即便在医院的时候,天天念叨不忘的都是要自己快点康复,好赶紧回去干活。那时我在外地读书,还拼命拦着我妈不让她告诉我,担心影响我的学习。
 
  就是这样一位父亲,也有很多人说他傻,太老实了。质疑他为什么不去大城市发展,这样没那么辛苦,还能给家人更好的生活。他们不知道的是,其实我爸早就试过了,可是实在没找到好的出路。他们也不知道,我爸14岁的时候我爷爷就去世了,身为长子,他只能放下学业出去干活,根本没受到任何良好的教育。这样的人,在大城市是很难生存的,更别提发展了。
 
  中国很好,机会正在呈现井喷式的爆发,我一直感激自己生活在这样的国家。可是我也知道,这些机会确实只属于少数人。在这之外,还有更多的底层人物,国家和社会的发展与他们没太大关系,过去十几年他们的生活状况几乎没有改善。他们也很勤奋,可就像掉进了淤泥坑里,越挣扎下沉得越厉害。
 
  要说遗憾的话,就是国人对底层人物普遍少了理解和关怀。
 
  有一次坐出租车,司机刚刚加速,就有一个外卖小哥骑着电单车从路边窜了出来。我们都吓出一身冷汗,司机猛踩刹车,差点就撞到人。之后一路上司机都骂骂咧咧,说现在开车就怕这些外卖小哥,个个开得飞快,而且根本不遵守交通规则,很多交通事故都是他们引起的。
 
  我也非常不赞成外卖小哥这样干,不认为这种做法是对的。可是因为曾经和其中一位交流过,非常理解他们的不易。现在外卖单都是有时间要求的,准时送达才有奖励,而且一天要送出足够的单数才能勉强维持生活。有些规则严厉的平台,甚至要求外卖人员自己买下因为没有及时送到而被顾客退单的外卖。
 
  从选择这一份工作开始,就意味着他们每天都要在路上狂奔、争分夺秒。他们难道不知道这样生命会有危险么?显然不可能。有人说他们可以不干这一行啊?可他们可能并没有那么多别的选择。再说了,当你点外卖之后没有任何人给你送过来,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其实,这种问题原本是可以避免的。假设广州的道路像国外那样,有专门的自行车道,我想情况就会好很多,然而并没有。行业和社会发展太快了,可是基础设施建设却没有跟上去(或者根本没考虑到这些方面),这才是问题产生的本质根源。
 
  另一次,我给自己办公室定了一套家具,家具厂委派搬家公司送货过来。车停在写字楼门口,搬运工正要把家具搬进货梯,却被保安栏了下来,说搬货只能到地下一楼。可是因为地下车库的层高太低,火车下不去,搬运工只能一件一件,用拖车拉着家具几百米到货梯门口,再搬上楼,工作量提高了十倍都不止。
 
  保安说,自己非常理解搬运工的辛苦,可是规定是领导制定的,他也没有办法。大楼一层到处都是摄像头,如果被领导发现他违规放行,是要扣一半工资的。
 
  这种情况其实和那位被暴晒的外卖小哥是差不多的,如果写字楼设计的时候稍微考虑一下货车和搬运的需求,或者大楼制定相关规则的时候稍微考虑一下社会底层人士,情况是完全可以避免的,然而他们并没有。
 
  国家经过几十年发展,经济是上去了。可是我觉得,如果这种体现在细微处的人文关怀没上去,中国就永远难以成为发达国家。
 
  一个真正有底蕴的社会,不应该只有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在各种看不见的地方,比如大楼的残疾人通道、专门开辟的行人和自行车通道、大众对校车的礼让、公共交通的轮椅升降机、整个社会对弱者的理解和关怀、底层人士平均收入的提升,如果我们都考虑到了,去做了,我们才能真正“发达”起来。
 
  否则,我们只会看到满大街乱窜的外卖自行车、举止粗鲁的出租车司机、咄咄逼人的保安、大骂小孩的幼儿园老师。他们错了吗?当然错了!可是错的只是他们么?显然不是的。
 
  别说有钱人了,即便混得稍微过得去的普通人,都缺乏对弱者的怜悯和理解。曾经有人说过,“真正体现一个人修养的,是要看他如何对待不如自己的人”,而我所看到的,在中国大多是鄙视、责骂、欺凌以及讽刺。
 
  写字楼为了维持秩序,避免闲杂人等进来是对的,外卖小哥渴望找个遮阴处也是对的;出租车司机骂电单车违反交通规则是对的,外卖人员要拼命养活自己也有无奈……可一个有温度的社会,不应该只讲对错和规则,还要有对人的关怀。否则我们和畜生又有什么区别?
 
  文/阿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