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想哭,却难过的哭不出来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处美景,
 
  我也不知道未来的我会去亲眼目睹多少,
 
  可我敢确定会有人伴着我,
 
  虽然我不知道讲出这样话的勇气从何而来。
 
  ——写在前面。
 
  最近因为某些人,某些事,心情总觉得烦躁,看什么都觉得不舒服,心里闷的发慌,拼命想寻找一个出口。
 
  甚至感觉自己与世界格格不入,曾经一直坚持的东西一夜间面目全非。突然很想逃离现在的生活,想不顾一切收拾自己简单的行李去流浪。
 
  放纵自己,希望自己痛痛快快歇斯底里地发一次疯。
 
  因为我似乎找不到自己,把自己丢的无影无踪。
 
  心里突然冒出一种厌倦的情绪,觉得自己很累很累。看不到自己未来的样子,迷茫的不知所措!
很想哭,却难过的哭不出来
很想哭,却难过的哭不出来
  突然很想哭,却难过的哭不出来。
 
  开了一瓶红酒,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猩红的酒液同样充满心情的苦涩,不喜欢酒的味道,但想酒精麻痹变得混乱的神经。
 
  总说:“人生那么短,凭什么让不重要的人影响了自己重要的心情。”“世界太大,生命太短,要过得尽量像自己想要的样子才对。”
 
  但有多少人能够做到。
 
  被别人伤害,嘴上讲没事,其实心里难过的要死。
 
  常常在回忆里挣扎,有很多过去无法释怀。
 
  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任凭叹息,自己却无能为力。
 
  就好像儿时总希望自己一夜之间长大,但真的长大后,就无比的希望我们还是孩子,可以留在时光的原地,坐在一起一边听那些永不老去的故事一边慢慢皓首。
 
  朋友都说,他们喜欢一句话:“人生就是一场旅行,不在乎目的地,在乎的应该是沿途的风景以及看风景时的心情。”
 
  但我想要的未来;是有房子住,不用多大,窗外有阳光;早晚有酸奶,一天能吃上一个苹果,有锅给我煮汤,偶尔能逛逛公园,一年能陪爸妈几次;有工作,有本,有单反,有书看,有歌听;朋友偶尔奔过来聚一次,偶尔能到处走走。这样,就很幸福了!
 
  梦想不同,期待就变得不一样。
 
  心小了,小事就大了;心大了,大事都小了;看淡世间沧桑,内心安然无恙。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虚其心,爱天下之善;平其心,论天下之事;定其心,应天下之变。大事难事看担当,逆境顺境看胸襟,有舍有得看智慧,是成是败看坚持。
 
  夜晚的天空很暗,看不到满天繁星,但月光很美,隔着窗听不清外面行人的说话,但是可以看见如水的银白色月光,
 
  房间很安静,手机也很安静,
 
  闭上眼睛,不理会周遭。
 
  在这个安静的世界,突然的那么一瞬间,我发现那一直存在于心里躁动已经消失不见。
 
  忽然想起了白岩松一句话:“有时候,我们活得很累,并非生活过于刻薄,而是我们太容易被外界的氛围所感染,被他人的情绪所左右。行走在人群中,我们总是感觉有无数穿心掠肺的目光,有很多飞短流长的冷言,最终乱了心神,渐渐被缚于自己编织的一团乱麻中。其实你是活给自己看的,没有多少人能够把你留在心上。”
 
  是呀!生命很短,未来很长,别让负面情绪占据内心,永远都把自己当做一只鸟,一只拥有快乐和自由的鸟;用心地经营着每一天,用力地爱着一些人,如果经常是笑醒的,那么我们是快乐的
 
  美丽的梦和美丽的诗一样,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常常在最没能料到的时刻里出现。
 
  在生活面前,我们要像犀牛只记得草原,像水鸟只记得湖泊,像地狱里的人只想着天堂,像截肢的人只想着自己曾快步如飞一样,忘掉是一般人能做的惟一的事,也是合适的。
 
  生活坏到一定程度就会好起来因为它无法更坏,努力过后,才知道许多事情,坚持坚持就过来了。
 
  生命是朵常开不败的花,偶尔绚丽,过后沉寂。
 
  时间抚过我们小小的脸,与我们亲吻,拥抱,最后留下它走过的痕迹。
 
  生活,慢慢地走,慢慢地过,在不经意间就串起了流年。总有些追逐会化成云烟,总有些故事会写成诗篇,总有些话语会留下悸动,总有些记忆会美在心间。
 
  如斯纯真的那些年,那些仿佛向未来赊借的时光,从来不曾停下他的脚步,一径向前,且不依不饶。然后,一闪神儿的光景,我们都被时光这家伙抛在后头。我们总是心安理得地享受他们的宠爱,而忽略掉时光强加在他们身上的镣铐枷锁,也一并略去岁月在他们脸上刻下的斑驳痕迹。等到某日得闲回望,才愕然发现堂上椿萱雪满头。
 
  夜,依然冷寂,依然从容,如水的月光,映照着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