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什么命运弄人,命运其实一直掌握在你手中
 
  在我们抱怨命运弄人的时候,其实都是在逃避一个问题:我们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把自己弄死的,于是怪了命运。
 
  与历史上许多末代皇帝不同,崇祯在民间没有留下什么坏名声。
 
  崇祯的遗诏版本很多,但基本上都不出三点:无颜面见明代先帝、希望叛军不伤百姓、诸臣误我。
 
  连死都想到了百姓。在大多数人心中,崇祯是个好皇帝,最起码是个好人。他的悲剧,不是他个人造成的,那是环境的悲剧(“诸臣误我”)、历史的悲剧(大明气数已尽,他不能螳臂当车)。清朝大臣张廷玉主编的《明史》大概就是这么点评崇祯帝的,还追誉为庄烈帝,大有惋惜不已的意思。
 
  是的,他自己到死也是这么觉得的。
 
  哪里有皇帝做得像他一样简朴?当皇帝衣服还要老婆打补丁,吃饭都是素菜。太监们发明了素菜新做法,色香味俱全,他就开心的不要不要的。
 
  崇祯工作勤奋,真正是夙兴夜寐。无他,因为当时的明皇朝,内忧外患已经相当严重。而他的勤奋程度,大概只有他的祖宗朱元璋能比得上。
 
  简直感天动地。如果这个人生在国家清明时期,他一定会成为一个圣君明主。然而真是这样吗?崇祯不需要为这一切负责吗?
 
  历史告诉我们:不是。
哪有什么命运弄人,命运其实一直掌握在你手中
哪有什么命运弄人,命运其实一直掌握在你手中
  后金进攻辽东,整个大明,当时只有袁崇焕最合适守东北,他可是耗死过努尔哈赤的猛将。可是崇祯硬生生地把袁崇焕千刀万剐了,为何?
 
  ——因为他怀疑武将袁崇焕和后金勾结,迟迟不肯结束战事。后来百姓也把袁崇焕视为国贼,将他的尸首抢食殆尽。
 
  崇祯生性多疑,但军事见识不高,胡乱指挥袁崇焕、洪承畴等见惯沙场的老将,结果大明军队节节败退。
 
  到了边疆死的死,伤的伤,基本无人能打,他就盘算着和后金议和。本来打不过就讲和,于国家于百姓都有好处,但崇祯拉不下老脸,只好让兵部尚书秘密主持。后来消息泄露,朝野震惊,在晚明讲究士大夫气节的氛围中,面对一片讨伐之声,崇祯死要面子不认错,最后杀了兵部尚书,让他背了黑锅。
 
  他想迁都避避风头,就像当年南宋一样,先偏安再图强。他希望群臣提议南迁,免得自己在百姓心中生出贪生怕死的形象,可是群臣个个都是不怕死的好汉,朝议半天还是死守北京。崇祯优柔寡断,始终不肯说出自己心内的主张。
 
  他后来有句名言:“朕非亡国之君,诸臣皆亡国之臣。”把责任撇得一干二净。可是,明明他自己才是做决策的扛把子,所决定的事件件都是亡国之事。
 
  当时大明王朝内忧外患,东北有清兵叩关,各地有群雄造反。崇祯生性多疑,总是担心有人要造反,但是又没有真凭实据。
 
  于是整天把边关将士呼来喝去换防玩。很多时候,前线真打着仗呢,一道圣旨下来要带兵将领挪地方。也有时候,还没到上任的地方,崇祯又有了新想法。
 
  崇祯还偏信宦官,在军队里安插宦官充当耳目。但是很多宦官不懂打仗,又贪得无厌。折腾得将士离心,有的干脆造了反。李自成就是因为在投军时候被克扣了军饷吃不饱饭,一气之下杀了带兵的将领,举起了义旗。
 
  为了解决财政经费,崇祯帝还贸然而粗暴地裁撤了当时庞大的驿站机构,造成大量驿卒失业。李自成就是其中之一。失业的李自成后来迫于生计投了军,然后又造了反,在大明的心脏上插了一刀。
 
  也许崇祯帝是个好男人,是个好丈夫,但是真的不算个好皇帝。毕竟,要当个好皇帝不仅需要是个好人,还需要有力挽狂澜的能力,特别是在明末这种乱世。然而,崇祯并没有。
 
  讲到亡国,南北朝时期没什么事情比亡国更加常见的了。城头变换大王旗,恐怕是当时老百姓见得最多的景致。
 
  北魏孝文帝面对的处境,比崇祯好不到哪里去。一不小心,随便哪一项决策就够让他们国破家亡。
 
  可是人家就是牛掰。他想迁都到洛阳去,大臣最初也是死活不肯。
 
  “你说我们原来的首都好好的,你偏要深入到汉人的地盘去干嘛呢?”
 
  大臣们见怎么也说不服皇帝,于是搬出了最后一招:卜卦。
 
  可是孝文帝大手一挥,说:
 
  “犹豫不决的时候才占卜。现在我主意已决,还占什么!”
 
  是的,占卜占天命。但如果自信命运握在自己手中,也就无需外物确证自身了。
 
  孝文帝最终迁都洛阳,一心吸收汉文化,在五代十国那个混乱不堪的时代,愣是掀起了北魏中兴的一段小高潮。
 
  崇祯的悲剧,有点像项羽,因为两者都说过类似的话。而项羽的话是:“此天亡我,非战之罪。”
 
  我们有多少人像项羽、崇祯一样:得到的,自矜于自己的努力;失去了,责怪天意。
 
  《易经》有一句话:“自天佑之,吉无不利。”这里的“自”不是“从”的意思,而是“自己”的意思。要想一生吉利,不是要祈求天命的帮助,而是要得到自己的帮助。
 
  就像北魏孝文帝。换成一句俗语,这叫“自求多福”。懂得福气是自己求来的,最起码不会怨天尤人,患得患失。这就是最大的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