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广不缺你一个

  假鸡血&真理想

  某假期的欢乐聚会上,一干在老家蹲守半辈子的基友们,在知乎那篇着名的有关北上广的文章煽动下,再次争得面红耳赤,秉着“你死我也不稀罕活”的指导原则,将战火一路烧到最后,然后落到我这个唯一混在帝都的姐身上,一波指着我说“女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天天雾霾挤地铁,怎样的坚强都是伪装!”

  另一波指着我说,“没住过地下室!谈什么理想!理想就是要追追追!”

  还让不让我愉快的吃羊排了?

  我既没有伪装,也没有住地下室,也没有每天被所谓“理想”打鸡血。

  我混过天津,又来到了帝都,变的是地理位置,不变的是我心里一直都很平静。

  是否要逃离北上广,这样的争论无聊到了极点,不过是另一种网络站队文化。在一线的标榜自己吃苦耐劳为了理想,能享受大城市的便捷和领先;在二三线的标榜自己仙风道骨,桃花庵里种桃树,唐伯虎陶渊明都是隔壁亲戚……

  假同情&真幸福

  记得还是08年房价刚起步的时刻,就要媒体振臂高呼“逃离北上广”,当时还血气方刚的我,妥妥滴把SB的标签,扣在了文章作者的身上。时至今日,我依然决定不后悔,因为我从来不觉得,我要“逃”去哪里。作为一个智商富裕、手脚健全,还有身份证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需要在自己国家的土地上“逃”去哪里?

  这个字眼儿本身就处处彰显着自己的弱——弱智、弱势。

  人喜欢贴标签,比如说看清洁工阿姨大清早的扫落叶就哀愁:劳动人民真是辛苦真可怜真弱势。

  君不见大妈心里正高昂的唱着月亮之上,想着下了早班还能去地铁口卖鸡蛋灌饼,那个天天买鸡蛋灌饼的小伙子真是好看……幸福溢于言表。

  弱势?大妈那天在菜市场买鸡蛋被黑了3毛五硬是让菜贩子赔了二斤面,出了菜场被一辆大奔碰坏了自行车硬是赚了2千块。

  不要没事儿去同情别人,更不要没事儿去同情自己——哪哪都是假想敌。纵使社会有不公平,法制有不健全,房价有泡沫虚高,牛奶有三聚氰胺,出门有雾霾报表,那些摇旗呐喊活不下去的群众,不见得明天就会死,指不定活得比你还硬实。

  假纠结&真选择

  在我看来,北上广是离开还是留下,从来都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你自己的心。你是谁?你想要做什么?你想要去哪里?有句挺恶心但挺实在的话是——有爱人的地方就是家——虽然把我恶心到半死,但不就是这个道理?有梦想就有舞台,如果梦想是养猪,就该去猪场,如果梦想是主妇,就该去灶台,如果梦想是更快的认识世界找到自己也找到财富,那么在一线城市忍受地铁雾霾高房价也绝对不是值得抱怨的事情和理由。

  人生的location,是要看梦想的陨石砸在哪里的。

  人多的地方机会就多,而人多,流动性大,机会的空缺也多,咸鱼翻身的神话也越多——这是在我看来一线城市最大的诱惑。

  而二三线城市机会相对稳定,生活当然也更加安逸,环境交通什么的也更好——这是我想当我退休养老的时候我要去一个山清水秀,打车起步价就可以去任何城里的地方的原因。

  但任何事情也不是绝对的,情商和智商低到掉下巴的青年就是在0线城市也是找不到机会的,因为哪里都是不公平,哪里都是拼爹,哪里都是活不下去。

  而两商爆表的青年能在一线城市码代码卖基金,厌倦了都市回家喂猪弄不好也能发上一大笔。

  所以,地理位置不是问题,重要的是心的位置,才华和能力在人群中的位置。

  心有位置了,群租算什么?只是过程,心有位置了,谁也不必羡慕谁的浮华,我自有我的安逸。

  爱为是否逃离是否留下吵架的小青年们,就像被都敏俊推在空气中悬浮的二哥一样,顶不到天,又挨不到地,飘到哪都没有家,没有安全感。说穿了,当下今时,让我们充满焦躁不安、处处忧虑的原因,只有一个——你的能力还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不管你是在一线,还是在二线三线乃至N线。

  经济学的铁律告诉我们,你所拥有的财富是由你的生产率决定的,与其和键盘党费时费唾沫争论是走是留,还不如研究下怎么做出高贵冷艳的PPT或者挤眉弄眼给领导谄媚上一杯咖啡来的实在,最不济,咱可以练练摊煎饼,也算拓展了业余技能。对了,几线城市都有城管……逃哪都没用。

  吵架对于奋斗中的人们,是个奢侈品,华而不实且毫无用处,面对姨妈血一般每年回潮一次的“逃离&逃回北上广”大吵架,看看笑笑就拉倒了。你在振臂高呼自己要逃离北上广的时候,北上广的内心恐怕只有”呵呵呵“……

  铁打的城市,流水的人,北上广真心不缺你一个。

  • “北上广”不相信眼泪,为啥年轻人还这么义无反顾?
  • 在北上广打拼的单身年轻人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 北上广打拼的游子,为何远离亲人,仍义无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