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来痛将往,爱来爱永存
 
  从来没有这样的休闲时光,不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我居然嫌它无限的漫长。我一会儿躺在床上,一会儿踱到走廊上,一会儿坐在窗口。不管在哪儿,我都只是为了尽快把这无聊的时光打发走。
 
  在床上,我左边翻右边翻,无论哪种姿势都感觉到痛。在走廊上,我一会儿看看宣传栏,一会儿看看医生护士一览表,没什么目的,也没什么名堂。坐在窗口,我的目光穿过满是污垢的玻璃,窗外蚂蚁般的人儿远远地向我张扬着自由的模样。我的心里便扑腾起一对翅膀。我想要破窗而出,哪怕外面的天空太过灰暗,我也想由着我的意志飞翔。
 
  但是我不能。我的脚可以来来回回的走,我的手却不可以随心所欲的动。这一次我又受伤了。在一架铁梯子上,面对倏忽压过来的重物,我来不及躲闪,像一只断翅的蝴蝶,颓然倒地,没有一丝声响。我想爬起来,但我的右手却失去了力量。一种撕心裂肺的阵痛,刺穿我的心房。我只能躺在地上,看着冷漠的天空,任汗水像雨水洒满我的脸庞。
 
  我的手失去了它应有的作用,无法撑起我单薄的身躯。我甚至想挪动一点地方,这也成为一种无法企及的奢望。我没有恐惧,但却有无限的绝望。我的右手啊,我吃饭拿物写字的右手。它居然如此脆弱,在我的心头又划上一道致命的伤。
 
  右手肘部粉碎性的骨折,它只能被厚厚的石膏包裹,甚至还不得不攀附在我的脖子上。它变成一只巨大的毛毛虫,肿胀着丰厚的脂肪,让人不忍多望。
 
  没有了右手的灵动,我拿什么去爱你们,我的文字,我的朋友。我该怎样在手机上顺利的表达我真挚的情感。我该怎样对你们真心的问候,回应一个微笑一句感谢。
 
  幸亏我还不太笨,我以左手握着手机,用左手的大拇指在上面歪歪扭扭的写下一个字,发一个字。一次写错,删掉重写,两次写错,继续删掉重写,不给予你们以回应,内心便感到不安。
 
  还好,左手也算争气,仿佛懂得右手的意思。尽管多耗些时间,它也总算不辱使命。我的左手不仅能写字,它还经常不自觉的扶住右手,患难之处显示真情,真是一对好兄弟。
痛来痛将往,爱来爱永存
痛来痛将往,爱来爱永存
  我这一生颇为不顺。以前的不说了,单是进医院现在已经是两次了,且都是大手术,基本上是一次就让我瘫痪,让我无能为力,让我不敢放心的跑,让我不敢攥紧拳头使力。
 
  这些都是天给的苦,我不怪。毕竟跌倒了,我还能爬起来。梦碎了,我还会在下一次的夜里,重新编织自己的美梦。只要老天还存一丝怜悯,不将我一次打垮,不让永远我无力翻身,我总要倔强的起身。不能朝前跑,我就朝前走,不能朝前走,我就朝前爬。我背负着很多人的期望,我也暗藏自己贪婪的梦想
 
  我想让别人看到,我并不比别人差。即使是暂时差一点,我也要努力地追上去。短短几年,我的脚折了(右腿髌骨粉碎性骨折),我的手折了(右手尺桡骨粉碎性骨折),但我站起来了,也必将会写起来,我的思想没有折,我的灵魂没有折,我向往美好的愿望,没有折。
 
  如果注定这一生要受这么多苦,那它们就一件一件的来吧。虽然我已不再年轻,但我相信我还是能承受得住。为爱我的人,我爱的人,即使受再大的苦,磨再大的难,我也心甘,只要他们一生幸福平安。
 
  我的右手不能写,左手写的很慢,老是出错。为了防止打扰其他的病友,我就躲到角落里,用语音输入。虽然我的普通话不标准,但每一句话我用心的输入,改动其实也很小。今天在这样的情形下,我吊着右手,左手拿着手机,在一处无人的地方,喁喁私语。即使有人看到了,也没人相信我是神经病,因为这一层只是骨科专科。
 
  因为手伤的厉害,肿的很,要拍很多的片子,仔细检查,我还不知道哪一天做手术。我一直在等,哪怕是黑夜,我也睁着眼睛,看时光一缕一缕的由漆黑的窗口朝外溜,我目前抓不住,总有一天,它会加倍还给我。我安心等到那一天,刀子在我身上动起来,然后过不了多久,我的右手就能动起来。
 
  于是,我的爱,便又泛滥成灾。
 
  呵呵,痛来痛将往,爱来爱永存,这便是人生。

  文/别山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