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目全非的改变,一次真的就够了
 
  01
 
  最近迷上了看《奇葩说》,感觉很逗的一个节目,又能在笑声中看明白一些道理。
 
  于是趁着周末猛追了几期,发现其中印象比较深的是林心如做客的那一期――辩论的是有关于为了恋人,自己究竟要不要改变自己的话题。
 
  这真是一个敏感而又不失热度的话题,在被抛出来的刹那,其实我也早已有了自己的观点,我想做我自己,不迎合别人,也不要委屈了自己。
 
  当然这个观点做出的时候,我抛却了爱情这个框架。
 
  只就改不改变自己来说,我发现自己越接近真实的社会,自己遇到的因素就越多,不管自己想不想,曾经想尽力留住的一些东西,还是在莫名中被冲散了。
 
  很喜欢马薇薇说过的一句话:
 
  在爱你的过程中,有些人变成更强壮更智慧的自己,故而一念成佛,有些人变成更猥琐更不堪的自己,一念成魔。
 
  在爱的过程中,是佛是魔,历尽你给我的百劫千难,最后我,终于找到了我。
 
  我知道在爱情中,大多数人都很容易迷失自我。于是,改变得越多,分手时在终点的那个自己就伤的越重,会越觉得心有不甘――明明付出了这么多,为何还是没结果?
 
  其实,对于我个人来说,在这个太过于复杂的社会中,着实保不了做一只特立独行的猫。
面目全非的改变,一次真的就够了
面目全非的改变,一次真的就够了
  做不到在人云亦云的圈子里,还能傲娇的做一个快快乐乐的傻子,只是一直担心的是,万一某一天自己也被改变的面目全非,我――还能回到想走的那条路上来吗?
 
  02
 
  看完这一期,突然想到了一个很要好的朋友。
 
  人生中最美好的初恋,毫无保留的贡献给了一个痞气十足的渣男。
 
  朋友不是乖乖女的那种类型,当初认识她的时候,真的觉得属于很有个性的那一种。不是张扬,可也算活的怎么高兴怎么来的一类。
 
  去年,终于向那个追了她半年的男生缴械投降。可万万没想到,不出半个月的时间,这个曾经个性十足的女生也会变得,把自己改的无底线。
 
  起初那个男生各方面觉得她都很好,可越相处的久了,就会越觉得看哪一方面都不顺眼。
 
  他觉得她不够白,于是她就天天往自己那张脸上捯饬各种粉底,本就属于肤色比较暗淡的一类,却把自己活生生地打扮成了一个白色人种。
 
  记得有一次,脸上挡也挡不住的往外突突的冒痘痘,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妆卸的不彻底,建议她近期不要化妆。
 
  于是,安安静静的成了一个谎言家,她不敢见她男朋友,连打个电话都打的那么小心翼翼。
 
  后来又被指责说眼睛不够大,她一狠心,买了日抛的美瞳,20多元钱一片,天天像用一次性筷子似的,花花的往外撒钱。
 
  后来又被指责鼻子,被指责牙齿……总之好好的一个姑娘,却被指责的体无完肤。
 
  最后倒好,他倒首先提出了分手,原因很简单――你现在太假了,我还是喜欢以前的那个你。
 
  03
 
  朋友后来对我说,其实她也快坚持不住了。
 
  她曾经一直认为,只要自己改、改、改,就会越来越成为他想要的那个人。可现在发现自己错了,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说的很是心酸,他追了她半年,她却只和他在一起了半个月。
 
  有人说,在爱情里,最幸福的样子也不过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我们莞尔一下,却瞬间懂得了彼此的心意。
 
  可这种憧憬的前提是:彼此已成为了彼此。而朋友却告诉我,她的这段爱情,只在伊始阶段开了花,最幸福的时刻也不过是刚开始被追的那几个月。
 
  戴着镣铐跳舞,只会被磨得血肉模糊。
 
  因为这世上本就没有完美的人,一味地改啊改啊的,可结果呢?你永远改不成大家想要的模样,最后反而迷失了自己。
 
  现在大多数的人憧憬的一种状态就是做自己。可明明已经按着这种风格走了那么长时间的样子,最后找不到了曾经毫无伪装的自己。
 
  我曾经对她说过这么一句话,我说――我一直崇尚做自己,但我也不否定去改变,毕竟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嘛!但是,像一些面目全非的去改变,一次,真的就够了。
 
  04
 
  人都是需要不断成长的,而每一次的蜕变不就是在边边角角处,再一次来完善自己,改善自己吗?
 
  我改变是为了得到我想要的,我摈弃那些自己不想要或是根本得不到的。这也是一种成长、一种对自己的负责。
 
  很欣赏马东的一句话:这个世上最无法说清的就是“改变”这两个字,尤其是在爱情的世界中。
 
  换位思考一下,在学校里,我究竟要不要改变成老师想成为的样子;在公司里,我究竟要不要改变成老板想要的样子;在家里,我究竟要不要改变成家人想要的样子……
 
  如果是,那自己会不会很累,整天像一只变色龙变来变去,还不得不时时防备着自己究竟改变的够不够好,自己究竟改的像不像他们眼中所认可的那样。
 
  上大学前,我大伯曾对我说过一句话――不管怎么样,做好自己就行了。没必要被一些琐事困扰太多,毕竟你达不到所有人的要求。
 
  是啊!有些人在某一方面本就是对立的,而你也只是你一个人。
 
  一周360度,我可以一点一点的从头转到尾,可我做不到,把自己分身成两个角度,哪怕这两个角度离得是那么的近。
 
  我从未否定过改变,我也从未把自己固定死。但我还是会做最真实的自己。
 
  我不喜欢戴面具,我也背不动伪装,我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我的改变都是使自己更好、更舒服,我不敢尝试,也没必要尝试着为了什么把自己改变的面目全非。
 
  开开心心就好,小修小补很有必要,大刀大斧的真做不到。
 
  作者:泥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