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逼死的学霸
 
  -1-
 
  陆一辰失踪了。
 
  校方发动所有的师生翻遍了整座学校就差掘地三尺了,还是没能找到,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很多人都在传他因为学习成绩下降,老师要见家长,他顶不住压力离家出走了。
 
  也有人说是因为早恋,那个他喜欢的女孩转学了,他跟着去找那个女孩了。
 
  还有人说,其实是他早恋被老师发现了,可能要被学校开除,一时之间受不了刺激,所以躲起来了。
 
  校园里谣言纷纷,什么版本都有。学校对此无心做出任何解释,因为一个优秀的学生就这样失踪了。
 
  -2-
 
  陆一辰是我的发小,他们家跟我家是邻居,从小我们俩就一块上学一块放学。
 
  他从小在村里的小伙伴当中人缘就不太好,除了我基本没什么朋友。因为他从小到大都持续不断的吸引着周围的熊孩子的仇恨。
被逼死的学霸
被逼死的学霸
  没错,他就是个名副其实的学霸,是其他家长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几乎所有的同学都生活在他的阴影之下,既羡慕又嫉妒。
 
  每次他们因为不好好学习而挨打的时候,听着家长口中恨铁不成钢的声音“你看人家陆一辰……”他们就会悄悄的在陆一辰的头上记一笔。
 
  但其实陆一辰在他爸妈那里过的也并不比其他人好,即使他从小就成绩优异。
 
  陆一辰的爸妈估计是穷怕了,陆一辰的出现和他优异的学习成绩成了他们家最后一根脱离贫穷的救命稻草。
 
  他爸爸基本没读什么书,奉行的是“棍棒出孝子,严师出高徒”的教育理念。所以他从小挨的打不比其他人少。
 
  家庭的原因再加上他一直埋头学习,使得他的性格极为内向。
 
  每次他挨打之后就会来找我谈心,我很享受这种被人信任的感觉,所以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
 
  直到上高中的时候,他的成绩依然名列前茅。我几乎花光了我所有的天赋,才在他的帮助下勉强考进市一中,与他轻松写意的保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当时村里人都说,陆一辰将会是村里第一个上大学的人,照这样下去,清华北大都是十拿九稳的事。
 
  所以他那个时常对他家暴的爸爸对他的要求就更加严格了。
 
  事实上,他也一直从未放松过对自己的要求。只有那么一次,因为我。
 
  -3-
 
  市一中虽说汇聚了来自各个地方的精英,但其实还是以城里的孩子居多。
 
  我们考取市一中的那年,运气极好,直接搬进了新校区。
 
  新校区很大,也很漂亮,白墙绿瓦的仿武汉大学的建筑风格,比许多三流大学还要好。校内各种设施应有尽有,在校园的东南角还有一片小树林,紧挨着一个小池塘,风景如画。很多人周末都去那里看书,颇有点诗情画意的感觉。
 
  出身贫寒、衣着朴素的陆一辰在新校区显得格格不入。他内向,不善言辞,根本不知道如何与人打交道,也很少有人主动和他说话。
 
  他总跟我说,幸好有我这个朋友一直陪着他。我能感觉到学习的压力和来自家庭对他成才的期盼几乎要压的他喘不过气来,他很讨厌这种感觉。
 
  总是眉头紧皱的他只有在做题目奋笔疾书的时候才会稍稍舒展,好在他成绩一直都很好,很讨老师喜欢,这倒是让他心里多少有些慰藉。
 
  只是,有些问题不是简单的努力就可以解决的。
 
  高二的时候陆一辰的成绩第一次出现了下滑,因为英语。
 
  同级的人大多数条件都比他好,很早家里就有意识的开始培养英语方面的学习。可陆一辰不一样,起点低,许多大家早就接触了的课程他从未学过,尤其是口语和听力,成了他最大的制约。
 
  起初靠着初中死记硬背下来的单词还能游刃有余的应付,但随着高二开始深入学习语法方面的知识,再加上考试需要有听力部分,他渐渐有些力不从心了。
 
  他拼命的想要学好,越是心急,效果却越是不如人意。
 
  我能感觉到他的焦虑,因为他找我聊天的次数明显变多了。尤其是这次模拟考试150分的题目,他的英语只得了100分,堪堪够及格,相比以前的一百二三十分确实差太远了。
 
  “小天,我觉得我学不好英语了”他情绪很低落的对我说。
 
  以前每次聊天的时候他总是很平静,这次却是眉头深皱,仿佛化不开的结。他低着头和我并肩坐在池塘边上,脸色因为焦虑显得有些苍白,手里不停的从地上捡起一团团泥土,捏碎然后扔掉。
 
  我看着有些心疼,可是却帮不上什么忙。上了高中,我的心越发野了,迷上了武侠小说,英语成绩一直徘徊在及格线上。别说是帮他,自身都难保。
 
  可我也理解他的焦虑。他跟我不一样,他老爸稍有不如意就会对他棍棒伺候,更何况是成绩下降这么严重的问题。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百无聊赖的朝水里扔着石头。但看他这样子不安慰又不行,只得硬着头皮假装轻松的宽慰他说:“你就是太紧张了。你这么牛逼,放松下来稍微认真搞一下,成绩立马就起飞了。”
 
  说到放松,我突然脑子里闪过一道光。
 
  我转头兴奋的对他说道:“我倒是有个方法能让你放松一下。”
 
  他一脸疑惑的望着我,眼里却明显有所期待。
 
  -4-
 
  我一脸神秘的憋着笑,从旁边的课本里面抽出一本武侠期刊递给他,然后说道:“呐,看看这个,可好看了,看完绝对能放松。”
 
  “我不看这个。”他连连摆手,一脸坚决,“这东西看了也没啥用。”
 
  “怎么没用?偶尔看看能放松下心情,你就是崩的太紧了,这点道理都想不明白。再说了,看这个对语文成绩的提高也有效果啊,你看我,别的不说,语文成绩一直都那么好。”
 
  他明显被我忽悠的有些心动了,表面上却还在迟疑。
 
  我一看就立马趁热打铁、不由分说的将那本武侠期刊塞到他怀里,笑着对他说:“别给我弄丢了,我还没看完呢。”不等他拒绝,就起身走了。
 
  我不知道他犹豫了多久,本来以他的性格,这种玩物丧志的书他是万万不会看的。
 
  可事情总有例外的时候。
 
  那天午休的时候他大概是憋的太久了,自己估计也没什么办法了吧。我坐在他旁边,隔着过道看着他小心翼翼的将武侠期刊拿出来放在桌子下面的大腿上。
 
  我看着他做贼心虚的样子觉得好笑,他忽然转头看了我一眼,我立马正襟危坐,朝他抬了抬下巴,眉毛轻挑,示意他继续。
 
  他转过头去,没在理会我,四周望了望,然后低下头来看桌子下面的书。我也不再看他,从抽屉里拿出另一本武侠小说夹在课本里面看了起来。
 
  看了一会,忽然感觉到周围的气氛有些怪异,我立刻意识到不好,不动声色的将课本合上,镇定的放进桌上的书立里面,然后抽出另一本学习资料认真看了起来。
 
  果不其然,本来午休很少到教室来的班主任这个时候突然来搞了个突然袭击。还好我身经百战,处变不惊。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一看,一辰这小子毫无所觉,我心下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提醒是不可能了,初次“作案”的他毫无经验,早就被班主任看在眼里。
 
  等到班主任走到他跟前,他明显被吓到了。整个人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手里的书也掉在了地上,人赃并获,四周响起了同学们的嗤笑声。陆一辰连忙起身站在座位上,低着头,脸色唰的一下红到了耳根。
 
  班主任是个极为严肃的老头,戴着一副眼镜,此时眼镜后面的眼神明显很愤怒,大概是一向成绩优异的陆一辰居然也看这种书籍让他很恼怒。
 
  不过他到底还是没有当着全班的面说什么,只是捡起地上的武侠书把陆一辰叫走了。
 
  -5-
 
  后面的事我不是很清楚,陆一辰颇有些怪罪我的意思,压根就没跟我说后面的事。
 
  只是放月假的时候,陆一辰的爸爸来接他,被班主任特意留了下来,估计是因为陆一辰看小说的事找他爸谈话。
 
  我想到他爸平时的样子有些不放心,毕竟这是因我而起,再加上陆一辰最近成绩有所下降,难免不被人以为是看小说造成的。于是躲在一边远远的看着。
 
  只见班主任拿出一份成绩单和那本武侠书对一辰的爸爸说了些什么、一辰的爸爸显然极为愤怒,转身不由分说对着陆一辰就是一巴掌,然后接着又踹了一脚。
 
  幸好有班主任在边上拦着,才没有继续打下去。
 
  回家后陆一辰的下场可想而知。
 
  我心疼那本武侠期刊之余又有些愧疚,毕竟若不是我怂恿,陆一辰也不会被抓住看课外书籍。其实他学习成绩下降免不了要受到责骂,但那与玩物丧志区别却大得多了。
 
  再和他一同回学校的时候,看着他胳膊上遮掩不住的血痕,明显是被他爸用棍子打的,我心里愧疚更深。
 
  “一辰,对不起。”
 
  “没关系,不怪你。是我自己不好,就算没有看武侠这事,回来了还是一样会挨打。”他的声音反倒是有些释然了的味道,也不知道是因为挨过打了看得开了,还是因为终于要回到学校不用再被责骂了。
 
  回到学校的这一个月里,又发生了一件让我难以置信的事。不,应该是一连串意想不到的事,其中一件就是陆一辰失踪了。
 
  -6-
 
  那天我从寝室回到教室,没在座位上看到陆一辰的人影,却听到班里的人议论纷纷。
 
  大致意思是说像陆一辰这样的穷屌丝居然也有勇气早恋。
 
  还有人说,陆一辰好歹学习牛逼啊,惹妹子喜欢。
 
  此言一出,立马就有人反驳道:“牛逼个屁,最近不是忙着谈恋爱,英语都差点不及格了吗?”
 
  对于陆一辰早恋这事我是不信的。从小到大,我非常明白他已经渗透到骨子里的那种内向和自卑,即使他学习一直那么好。
 
  后来才知道,这小子竟然瞒着我跟班里的一个女生书信来往。从小到大,我想不出他有什么事能瞒得住我,我一直以为他除了我没有谁可以说交心的话。同时也想不出怎么会有女生喜欢他这样的人。
 
  那女生是之前跟他坐过同桌的英语课代表,叫张雪。
 
  大概是在学习上能相互帮助,陆一辰差在英语,张雪却是差在物理。两人一来二去渐渐来往密切,后来竟然学别人玩什么书信来往。
 
  不料张雪在写回信的时候被老师当场抓住,一个女生和男生书信来往,说不是早恋都没人信。
 
  当时学校对于早恋这事管的非常严厉,视为洪水猛兽,认为早恋是学生升学路上最大的拦路虎。所以有校规规定,一经发现早恋行为,立即开除。
 
  当然,开除也得分人。但此事影响太大,已经严重干扰到了陆一辰和张雪在学校的正常生活和学习了。走到哪都有人指指点点。
 
  -7-
 
  没几天,学校的处理结果就出来了。
 
  考虑到两人都是尖子生,对于今后学校的升学率有一定的影响,支持给了口头警告和记小过处分,同时找家长谈话,希望和家长通力合作,将早恋的事扼杀在摇篮里。
 
  张雪的家长很快就来学校了,看得出她家是有一定的背景的。张雪的爸爸二话没说,就给张雪办了转学手续,第二天就离开了。
 
  张雪离开后,陆一辰又拉我去小树林那边的池塘边上聊天。
 
  我去了之后和他坐在一起他却一言不发。他有些失落,又很惆怅,我知道他在担心。
 
  他们家没有电话,学校一时联系不上他爸,计划放月假等他爸来接他的时候找他爸谈话的,时间就在一个星期后。
 
  他低着头,始终不说话,还是那个捏泥土的动作。不一会儿面前就对了一堆细土。
 
  我知道他心里难受,心里却又有点吃不准主要原因。
 
  犹豫了半天还是开口问道:“你该不会真的和张雪在谈恋爱吧。”
 
  他向上扯了一下嘴角轻蔑的笑了一下:“处分不都出来了吗?是不是已经不重要了。”
 
  我一时之间也不知说什么才好,安慰的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上次看课外书就已经被他爸打成那样了,这次更严重的早恋,结果可想而知。心里替他担忧不已,却又爱莫能助。
 
  就这样,那个星期天下午半天休息时间,我俩一言不发的坐了一下午。
 
  最后他第一次先走了,以往每次都是我先离开的。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有些感伤。这大概就是命吧。同时也有些庆幸,幸好我没有生在这样的家庭里面,我的爸爸对我还是比较宽容的,起码从不轻易打骂我。
 
  -8-
 
  第二天陆一辰没去上课,没有人知道他去哪了。他也没有跟我说过。
 
  陆一辰失踪了。谣言四起。
 
  学校辗转通过我家里和他们家联系了之后发现陆一辰也没有回家,校门口的摄像头也没有拍到他出去的画面。一个大活人就这样消失在学校里。
 
  警察来了经过一番调查依旧没有结果,只是谣言在警察叔叔皱紧的眉头里越来越离谱。
 
  最后怀疑的目光放到了学校东南角的小池塘里。
 
  很快学校就找来了水泵,抽干了池塘里的水。陆一辰赫然就在其中。
 
  陆一辰的爸妈当场哭的歇斯底里,校长心有歉疚,毕竟这是学校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众人的注视下亲自下去踩着淤泥将陆一辰抱了上来。
 
  陆一辰的妈妈抱着儿子的尸体嚎啕大哭,他爸一边喊着“你们学校都他妈是怎么管的学生“一边冲上去抓住校长的衣领,幸好众人眼疾手快给拦了下来。
 
  后来学校为了防止再有此类的事情发生,也担心影响不好,将抽干了的池塘填了。
 
  关于陆一辰自杀的原因大家各执一词,很多人联系到陆一辰的身世,都认为是学校和他爸妈亲手逼死了他。学校当然不予承认。
 
  我在毕业前时常过去站在那片杂草丛生的空地前,想着曾经的小池塘,还有我们一起坐在池塘边上聊天的画面,陆一辰捏碎的泥土。
 
  是什么原因已经不重要了,不是吗?
 
  文/而你在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