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悬疑:不会游泳的妻子
 
  妻子不会游泳,丈夫终于找到了杀死她的方法。
 
  他们已经两个月不见面了,丈夫一直在城里工作,妻子一直在乡下。
 
  为了离婚的事情,两人已经彻底撕破了脸皮。
 
  这几年,丈夫的事业蒸蒸日上,身价已经过亿,来自农村“娃娃亲”的妻子突然要求离婚,这是丈夫万万无法忍受的事情。
 
  纠缠了半年相持不下,妻子一气之下回到了农村老家。现在已经两个月了。
 
  丈夫有错在先,不过在他的意识里,自己的错根本算不上什么,毕竟现在的富人,谁没有个小三小四的,而况丈夫只包养了两个姑娘而已。
 
  他自然不想闹到法庭之上,这样自己就臭了,甚至还可能净身出户。
 
  当然,他更不想按妻子的要求将自己的财产分一半来和平解决,毕竟这些都是自己辛苦打拼赚的家当,妻子没有出一分力。她只有小学文化,对自己的事业没有任何帮助。而况他的作风是“一毛不拔”。
 
  丈夫很苦恼。
 
  而就在妻子负气回到娘家的那一刻,丈夫突然萌生了要杀死她的想法。
短篇悬疑:不会游泳的妻子
短篇悬疑:不会游泳的妻子
  经过两个月的思考,他终于想到了如何完美杀死妻子的方式——妻子不会游泳。
 
  而妻子的娘家就在一条大河边。
 
  她的父亲已经去世,家里只剩年迈眼花的母亲。她没有兄弟姐妹。就算自己杀死了她,她那个老母亲也翻不起什么风浪,而况她此前一直倾向于不要离婚。主要是他们不会有证据。警察也奈何他不了。
 
  心意已决,两个月来,丈夫第一次拨通了妻子的电话。
 
  电话接通,他额头冒汗。
 
  妻子在那头冷冷地道:咋了?
 
  丈夫说:我想好了,我尊重你的决定,我离婚,财产分你一半。
 
  妻子道:亏你还有点良心。你现在总算有点骨气了,往后我们各不相欠。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丈夫擦了一把汗,说:我明天回你那,想来看看你们娘俩,这可能是我生平最后一次来你家了……
 
  第二天,丈夫带上了银行卡,回到了妻子家。
 
  老太太得知他们最终还是离婚了,不觉老泪纵横,气得一整天卧床不起。
 
  妻子给丈夫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用来纪念两人最后的分别。
 
  饭后丈夫提议到河边转转,声称一辈子不会来到这个地方,想留下点回忆。妻子欣然答应。
 
  夜已深,两人坐在没有栏杆的河堤之上,对着涛涛的河水,妻子突然忍不住掩面哭泣。
 
  “我也并不是为了你的钱,但是我生平最接受不了的就是背叛。我无法容忍你有别的女人,无法容忍你有了钱之后不再爱我。我们在贫苦的时候这么恩爱,为何你有钱之后,却如此对我?”妻子泪眼模糊,下意识的靠在丈夫的肩膀之上,“往后你便轻松了,我也管不着你,这个钱,是你的,但也是我的,你可以不要我,但是你不能不管我,这是我这么多年来付出所应得的。希望你理解。”
 
  丈夫突感一阵心酸,她想起他们两人初来城市一起睡地下室吃馒头的生活,不过他很快就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他将右手搭在妻子的肩膀之上,准备有所行动。
 
  “幸亏这些年来你坚持不要孩子,如果有了小孩,我不知道我能不能下这么大的决心。”妻子继续喋喋不休,“有时候,我真的难以想象,像你这样一毛不拔的人,到底是怎样做出了这样的决定的。”
 
  此刻丈夫的手开始使力,正要将妻子推下河里的那一刻,不着怎的一艘渔船行驶过来,探照灯正好划过他们,丈夫被照住的那一刻,突然紧张,没有将妻子推入河中,反而自己脚底一滑,一个踉跄栽倒了河里去。
 
  他一直想着妻子不会游泳,却忘记了一个致命的事实,自己也不会游泳。
 
  河水并不湍急,但他很快就要沉没,河水中,他挣扎着一句话也不能说,连救命都喊不出。
 
  妻子纵身跳到河里,游向自己的丈夫,抓住他的衣服领子,往远处渔船游去。
 
  而那燃着灯光的渔船正会意的向这边驶来,在模糊中,丈夫突然感到心灰意冷,生不如死。
 
  在渔船上一位汉子的帮助下,丈夫被拖到了渔船之上,因为呛水太多,丈夫此刻已经处于半昏厥。船上的汉子道:芳子,不救他可能就要死了,我们真的就成杀人犯了。
 
  妻子道:他今天就是想要杀死我。要不是因为看到你驾着渔船过来,他已经将我推到了水里。
 
  汉子道:相处这么多年,他竟然真的相信你不会游泳?从小在河边长大的姑娘,不会游戏他也相信,这种人是怎样取得成功的?
 
  妻子突然感到心口揪心的痛,她依偎到汉子的肩膀上,小声说:把他扔到河里,会有人发现吗?
 
  汉子道:他本来就是溺水身亡,与我们没有任何干系的。
 
  “我今天要你过来,与我一起杀了这个负心人,你竟然真的过来了,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的行为是犯罪吗?”
 
  “是他先下手的,今天我不过来,河里死的人就是你啊!”汉子愤愤不平的道,“这样的负心人,死是他最好的归宿。”
 
  此刻在半昏迷状态下的丈夫听到了这些,竟猛烈的咳嗽起来。
 
  汉子不再询问妻子的答复,一脚将他踹下了渔船。
 
  咕咚几声,丈夫陷入河底,不再发出什么声响。
 
  妻子作为遗孀,继承了丈夫的财产。两年之后,妻子与当年渔船上的渔夫成婚。婚礼在城市举行,因为有丈夫当年巨额财产的加持,当年的渔夫已经今非昔比。在结婚礼堂上,两人依照中式传统拜天地成婚,敬父母亲朋……
 
  一个衣服褴褛不堪的汉子推开了礼堂的大门,他满身泥水,拖着一副烂渔网,走到妻子与众人跟前,不发一言,目光灼灼的盯着她,面露杀气。众人大为吃惊,很多人已经认出了他来。
 
  在众人叽叽喳喳的议论声与狐疑的目光之中,打扮如公主般的妻子认出他来,正是死于两年前自己的丈夫。
 
  文/杜韩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