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东:30岁前疯玩20年,30岁后身价20亿
 
  马东:
 
  我系统性地给你们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北京人,1968年出生,今年49岁。
 
  我在北京长到18岁,去澳洲读书、工作,待了8年。94年回国,去了电影学院。然后去湖南卫视,然后去中央台。在中央台呆了11年,辞职的时候不知道要去干嘛,在家打球打了8个月。
 
  后来碰到龚宇,进了爱奇艺,工作3年。然后出来创业,建立了米未传媒。
 
  马东:30岁之前,我也是个年轻人,混日子。
 
  1
 
  青年:马东老师,你现在是很多年轻人的偶像。想问一下你,你从年轻时候开始,就一直是一个很努力很优秀的人吗?
 
  马东:不是,至少30岁之前不是。
 
  我是30岁才开始干电视。我今天所说的,我所有能吹牛逼的事全发生在30岁以后。
 
  我30岁之前一直在混日子。我8年的澳洲生涯都没干过什么正事,成天吃吃喝喝。
马东:30岁前疯玩20年,30岁后身价20亿\
马东:30岁前疯玩20年,30岁后身价20亿
  2
 
  青年:你说你30岁以前都在混日子。有些人混日子,就一直混下去了。但你混进了中央电视台,混到了现在这么牛逼的境界。除了天赋好,智商高之外,还有什么原因吗?
 
  马东:没有别的原因了。我能想得到的原因都被你说了,其他的就剩下是命了。
 
  算命的说我30岁之后,才会有所成绩。
 
  大概就是命好吧,我确实30岁以后一路都运气好。
 
  3
 
  青年:现在很多大学生都在很冷门的专业念书,看不到出路。你是北京电影学院的管理系毕业的,这个专业当年也超级冷门。所以想问一下你,你当时是怎么过来的?
 
  马东:管理系都挺好的。
 
  青年:哪里好?
 
  马东: 麻将打得都挺好的。说实话,我去北影管理系是想看女生的,结果发现根本看不见表演系的女生。所以只能陪老师打麻将。
 
  4
 
  青年:现在毕业季,很多年轻人开始为了找工作发愁。如果你对某个行业,比如新媒体,很感兴趣,但不是这个专业毕业的,你会怎么融入?
 
  马东:这个行业最不需要的就是专业,有好多专业其实是人为设计的。
 
  在央视的时候,我做了7年的挑战主持人,就是一个比主持人的节目。这7年最痛苦的就是,我不知道什么人是主持人。你说说,主持人到底应该比什么?
 
  5
 
  青年:除了就业,也有很多同学都在纠结要不要出国,所以想问一下你,出国8年给你带来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马东:总结这个没有意义,因为你没得选择。
 
  如果你有选择,你事先会想我这几年去美国还是去哪里,你会去想这几年给你带来什么变化。你都过完了,才回头来看,没有意义。
 
  6
 
  青年:假设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你30岁之前还会混日子吗?
 
  马东:让我重来一次的话,我一定会30岁之前都这么混的。
 
  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从出国到回国,这8年我一直过的都是底层的留学生活。把所有能打的工都打了,能吃的苦也吃过了。
 
  并不觉得苦,因为没得选择。
 
  如果一辈子注定要吃那么多苦,那早吃完比晚吃完要好一些。
 
  马东: 三十岁以后,不给年轻人建议,太傻逼。
 
  1
 
  青年:现在的你,也算是功成名就了。想问一下,你喜欢现在的自己吗?有没有像很多人那样,变成“曾经最讨厌的人”?
 
  马东:我还挺喜欢现在的自己的,尤其是挺喜欢45岁之后的自己。
 
  我创业的时候说过,人的三个自由,最重要的是角色自由。
 
  我现在依然能保持好奇心,和一个柔软的身段,我还挺佩服我自己的。
 
  我蛮喜欢自己的,没活成我自己讨厌的样子。如果小时候讨厌我现在这个样子,那是我小时候的问题,不是我现在的问题。
 
  2
 
  青年:现在的你,如果再见初恋会说什么?
 
  马东:不见。
 
  青年:怕幻灭吗?
 
  马东:不是,因为我不愿意回头。不见,是自我保护。
 
  3
 
  青年:过了像我们这样动不动就为了爱情要死要活的年纪。现在的你,还会为了一个女人,把米未传媒关了吗?
 
  马东:我其实是一个为了我生命里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把米未关了的人。哈哈,是不是我把话说成这样,你们都不好意思接着问了?
 
  4
 
  青年:走到今天,你还会对名利场有感慨吗?
 
  马东:我父亲是一辈子的名人。我看到了他被名利所累的负面,塑造了我一部分,所以我低调。
 
  其实娱乐圈根本没有什么圈子。
 
  记者有时候会问,你们这个圈子怎么样。其实根本不存在这个大家想象中,每周末能开party的圈子。这里面很多人其实是没有朋友的,很孤独。
 
  5
 
  青年:这样久了的话,会不会越来越怀疑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如果你的节目没那么火了,别人马上就翻脸了怎么办?
 
  马东:没办法,朋友真是一波一波的。
 
  你肯定有曾经最好的哥们和闺蜜,但是他留在老家了,你跑来北京了,那你怎么联系?除了回老家凑一起吃饭的那一顿。
 
  你联系的时候说什么?你没的说了,是感情没到吗?不是。
 
  只要火锅筷子一拿起来感情就回来了,但感情回来又有什么用呢?
 
  你说的他不知道,他说的你也不懂,那就只能剩下吃了。
 
  为什么同学会容易喝多了呢?就是因为除了喝,你们也不知道干什么啊。
 
  6
 
  青年:都说你心态年轻,请问你跟90后沟通的核心是什么?
 
  马东:认怂。
 
  我和90后差了快30年,30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就是古代人了。
 
  时代变化这么快的情况下,新的东西我不懂,所以和90后沟通的时候我只能认怂。
 
  7
 
  青年:最后,想问一下,你有什么忠告给我们这些迷茫的年轻人的吗?
 
  马东:你们所经历的东西不是我经历过的,所以给年轻人忠告就是找死。既土又老又显得烦。土、老、烦。这样的事谁干呢。
 
  你们看,我没说错吧,马东也曾和咱们一样,是个迷茫混日子的年轻人。
 
  我们眼睁睁地看着身边的人成功,自己却无能为力。
 
  所以,我们拼命地抓住那些成功的人,希望他们给我们一些建议。
 
  但是,对于人生,谁也不能给你好的建议。每个人都要走不一样的路,你的路该怎么走,别人没办法清楚地告诉你。
 
  唯一可以告诉大家的是,不要不着急,也不要太着急。
 
  人生是一场长跑,比的不是速度,是毅力。
 
  跑着跑着,会累,会跑不动。也会有曾经一起的人跑散了,感觉伤心得坚持不下去。
 
  但是,无论你是拼命地跑,还是在休息,或者喝口水打算继续上路,都没有关系。
 
  你跑过的每一步,都是你里程中的一部分,不会白白浪费。
 
  重要的是,不要放弃。
 
  文/吕白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