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从头到尾说的都是人性
 
  朋友们纷纷抱怨这阵子都被《我的前半生》刷屏了,原谅我还在写《我的前半生》。当然,你可以选择不看,我却不能不写。但是,我保证,这是最后一篇观后感,同时与前面几篇比起来,也算相对比较值得一看,如果你连前面三篇都看了,就不要在乎那一点儿机会成本了(此处有高冷暗笑)。当然,看不看的决定权仍然在于你自己,看完本文的投资是3分钟的时间成本,收获是看待问题的视角将更加全面,或许还可以让你改掉动不动就给人贴标签的坏毛病(此处虚心接受鄙视和唾弃)。
 
  《我的前半生》结束了,回过头来才发现这部剧其实并不是在讲婚姻、家庭与小三,也不是在讲职场生存法则,更不是讲中年女人的出路——这些东西看似日常,似乎人人都能说上一番见解,但其实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比如在适龄当婚的问题上,有人觉得必要,有人觉得随缘,有人甚至抗拒。
 
  在面对第三者插足的问题上,有人主张积极主动,防患于未然;有人却将之当作对另一半的考验,只愿做甩手掌柜;还有人谢天谢地,迫不及待拱手相让。
 
  而职场法则,其实也没有绝对的定律,勤勤恳恳的老黄牛未必总是默默无闻,人气强势的骨干精英未必一路平步青云;有时候把甲方当上帝捧着的确有效,有时候却需要适当对其强硬。
 
  至于中年女人的出路(确切说是全职太太的出路)——好比陪同女伴去买鞋,你可以指着任何一双鞋对她说适合她,但是,最终也最公正的判断权掌握在她自己的脚上。但事实上脚却不一定能够行使最终决定权,因为决定有时候来自于潮流和美观,有时候来自于店员的诱导,而有时候则来自于悦己者的审美和目光。所以,不争的事实便是:女人们所买回去的鞋子,往往不一定是最合适她的。
《我的前半生》从头到尾说的都是人性
《我的前半生》从头到尾说的都是人性
  其实,全职太太或中年女人的出路说白了,无非是在爱情、婚姻、家庭和工作、事业、自我价值上取得一个平衡,相对于生命的真谛与人生的困局来说,本质上并不是什么太大的命题,谈论起来也相对轻松,我想这也是《我的前半生》受到普遍关注的原因之一吧!
 
  但是,回过头来看《我的前半生》,无论是婚姻与家庭,还是职场拼搏与个人逆袭,真的没能让我看出什么实际的所以然,比较完整和客观展现的、也比较能反映编剧诚意的反倒是人性,下面将对剧中主要人物一一分析。
 
  子 君
 
  子君遭遇被离婚时,有些观众说活该,这个女人太作了,谁摊上了都受不了。当时的子君的确有够令人讨厌,家务都由保姆做,所谓的全职太太不过就是打扮得花枝招展,不停地买买买,保持高消费,自己却不求上进、好吃懒做,还一天到晚防小三。这样的罗子君,除了懒、作、虚荣、爱花钱之外,真的一无是处了吗?几个细节让我注意到这个女人并不该被一竿子打入地狱。
 
  一、家里的保姆亚琴对子君直呼其名。就年薪百来万的中产家庭来说,虽然保姆称女主人为“夫人”有点过了,但“太太”还是可以叫的,直呼其名的很少(请注意,亚琴对陈俊生都称“先生”)。保姆对女主人直呼其名,一来说明女主人平易近人,保姆的地位和主人一样平等,二来说明女主人并不是一个真正浮夸和图慕虚荣的人。
 
  放在现实中,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刷八万块的鞋子不眨眼的女人,有几个会接受保姆直接喊她的名字?
 
  二、子君的妈妈隔三差五来造访,回去时基本上都要从子君这里搜刮一两件宝贝,妹妹子群也是动不动就开口借钱(要钱),子君并没有真正厌烦她们或者对她们避之不及,说明子君为人善良大方、并不斤斤计较。有人可能会说这是因为她送出去的都是陈俊生赚的,与她自己无关,当然不心疼——真的吗?现实中有多少女人会拿老公挣的钱一次又一次慷慨接济娘家不心疼?
 
  三、在争取孩子的抚养权问题上,开始时,律师让子君作伪证,其实就是证明陈俊生的种种不是和不顾家,但是子君拒绝了,她不能接受用不实和卑鄙的手段去达到目的,也不能接受刻意丑化陈俊生。说明子君的本质不仅是善良的,而且内心富有正义、有自己的道德准则。放在现实中,一个刚刚遭遇叛变,被丈夫抛弃,一无所有还面临着被夺走孩子的女人,有几个还会义正辞严地坚持自己的道德底线?
 
  综上所述,纵然之前的子君再怎么作、怎么不懂事,但是她的本质并不差,尤其在道德品行上,比一般人可能还高出几个水准——就说后来在处理与贺涵的感情问题上,请问现实中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如此坦诚而决绝?如果不是为了唐晶,不是为了守住自己的道德底线,面对一个如此相互喜欢的人,可以狠心拒之于门外并选择远远离开?
 
  贺涵爱上子君不是没有理由的。职场中的尔虞我诈与精明人的标签也许早已令他倦怠(不管是暂时还是彻底,离开职场走向渔人码头便是最好的例证),唐晶和他又是完全的一类人,倒是子君,虽然经历变故,内心仍然柔软,追求进步却并不会不择手段,关键时候还是情义为重。分手时,唐晶问贺涵:为什么会是子君?贺涵的答案是:因为她让我感到轻松。
 
   唐 晶
 
  唐晶是整部剧里唯一堪称完美的人物,工作上兢兢业业、全力以赴;对待朋友无微不至、丝毫不存私心;而对待爱情,十年如初,纯粹而专一。
 
  工作上的优秀品质不必说了,就说对待朋友吧!观众评价说现实中的唐晶是不可能和罗子君成为好朋友的,一个如此上进的职场女强人怎么可能会看重罗子君那样浑浑噩噩的家庭妇女呢?唐晶在剧中不止一次地强调上大学时受过很多子君的恩惠,说明她是一个非常感恩的人。所以,你做不到的未必别人做不到。
 
  唐晶的感恩之心从子君妈妈去世她来探望也可以看出来,要知道,子君妈妈之前还特地跑去找她放弃贺涵成全子君的。子君感谢唐晶来探望妈妈,唐晶的回答是上大学时没少在子君家里吃饭,早已把子君妈妈当成一个亲人了。这里不仅可以看出唐晶的感恩,也可以感知到她的气量。剧终前唐晶对子君说不会这么快就原谅她——我并不觉得是她不够大度,这才是真实的唐晶,她太爱贺涵了,况且她还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
 
  而提到对于贺涵的感情,有人可能会说唐晶不是还和贺涵抢过卡曼的案子吗?为此也让她与贺涵的感情发生了一个转折点。与贺涵抢单的唐晶看上去的确有点儿不近人情、太在乎个人成败了,但是看完整部剧回过头想想,唐晶所有的努力与其说是为了个人的荣迁,不如说是为了向贺涵证明,或者说是为了向贺涵证明而顺便赢得个人的荣迁。证明什么?用她自己的话说:我花了十年时间变成你喜欢的样子。
 
  可惜最后却发现,那只是“我以为的你喜欢的样子”。人世间的儿女情长,最凄凉的不过如此,《我的前半生》中最让人心疼的是唐晶。相信在爱情中受伤的唐晶一定会在事业上有更大的作为,因为她曾向子君引用过亦舒的话:我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没有爱,那就很多很多的钱。
 
  从这个角度去看唐晶,她所有的偏执和多疑,都可以被原谅。实际上,一个在工作或其他方面上特别优秀的人,多少都是带有一点偏执狂特质的。
 
  贺 涵
 
  前期的贺涵乍看上去,简直就是所有女人心目中的幻想与男神,不仅是一个精明强干和擅长赚钱的高富帅,还特别会生活,保持健身,做得一手好菜,对女朋友也超级贴心,除此之外,还特别善于识人、教人、扶持下属,大有作为人生导师的潜质。总之,活在前期剧集中的贺涵堪称完美,简直没有他搞不定的事情。
 
  可是,随着剧情的推演,慢慢地,也看到他工于心计、时常自我纠结和矛盾的一面,当然,也有他不能搞定的事情。
 
  最让人唏嘘的是他擅长于单方面考验别人,在卡曼的案子上,同时考验了亚当与唐晶,结果是兄弟情经受住了考验,十年的恋人却没有;对子君同样也没少考验,将陈俊生给她推荐的工作和自己的推荐一起放在子君面前让她选择,就是明显的考验。这种考验貌似不经意,其实是非常残酷而严苛的,很多时候被挑战的是人性的底线。如果你没有经受住考验,从此之后他就会与你渐行渐远,而你可能还被蒙在鼓里。
 
  无法掌控自己与唐晶之间的感情,兜兜转转十年,斩不断,理还乱。可以看出,爱上罗子君之前,贺涵心里是认定了唐晶的,但是就像他自己后来所说的:与唐晶一直在扮演一对金童玉女。为什么要扮演?说明实际上两人之间存在诸多问题,并不是真的亲密无间。唐晶在面对薇薇安的问题上的确显得多疑,但是也要想一想为什么贺涵无法让她感到安全。感情上存在问题,要么直面解决,要么果断分手,要么就顺其自然,在一次又一次的分分合合中熬尽甘甜。贺涵选择的是最后一种,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就有权去批判他,因为这也是我们大多数人的选择,编剧只是在告诉我们,贺涵并不是一个完人。
 
  最终向唐晶和子君坦白还是让他的人格升华了一个层次,就怕这边和唐晶结婚,继续扮演金童玉女和好丈夫,那边则幻想和子君暗地里偷鸡摸狗——其实,放弃自己的声名和事业上的得力伙伴,选择追寻一个离婚带孩子的平常女人,现实中也没几个男人能做到吧!
 
  陈俊生
 
  陈俊生的优点和缺点还是比较明显的,婚内出轨、背叛原配,自己单方面抛弃妻子还要来和她争孩子。子君带着平儿冒着大雨赶往那个小黑又破的房子,他却在宽敞明亮的大房子里抱着小三的孩子给他擦头上的雨水,那一刻,陈俊生的脸上满脸写着的都是“狼心狗肺”四个大字。
 
  但是后来编剧借用老金的口为陈俊生洗了一点白,子君翻看平儿小时候的相册触景生情而感伤时,老金是这样说的:我没见过你前夫,就看他给孩子做的这个相册,写的寄语,他应该是一个挺细致的、内心挺柔软的这么一个人……都是凡人,谁还没有对的时候与错的时候呢?我看我前妻,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说实话,老金的这番话,让我对他肃然起敬。
 
  其实,不用老金说,我们也知道,陈俊生并没有那么坏。离婚前的他不仅能够忍受子君花钱大手大脚,养尊处优,对她的家人基本上也是有求必应,即便离婚后还是愿意接济前小姨子。
 
  在家庭与个人问题上不太好看的陈俊生,工作上还是颇为认真负责的,对赏识自己的上司没有二心,在挑拨与经济诱惑面前丝毫不动容,对于公司也是忠心耿耿。可以说,陈俊生其实是一个有责任心和底线的人,尤其在工作上。
 
  陈俊生最大的缺点是软弱和回避问题。这样的性格最容易被攻心,在利益诱惑面前他不会叛变,但是让他感到压力和愧疚,就不好说了。所以,贺涵说陈俊生根本不是凌玲的对手。结局时,面对子君的质问,陈俊生说他后悔了,想要“回到从前的从前”——这里面既有对当下的逃避,也有对子君的愧疚。
 
  凌 玲
 
  在自己作为第三者上位的过程中的确使用了不少伎俩,心机颇深;在对待俊生的父母和平儿的问题上,尽管小心翼翼地施展着心机,还是让陈俊生看出了她的自私;故意向唐晶就贺涵对子君的感情煽风点火;被唐晶辞退后,先是找唐晶说情,被拒绝后联合小董报复唐晶。如此种种,可以得出凌玲的为人:自私,不安分,善于心机,报复心较强——报复心强一般说来是心胸狭窄、不够大度,同时也是一种不安分,而不安分恰恰就是贺涵所言的“生龙活虎”的一种表现。
 
  但每个人都不是一无是处,工作上的凌玲一丝不苟,不断追求上进,与离婚前的子君相比,凌玲显然是吃苦耐劳型的。而且,就像子君妈妈一心想要和崔宝剑在一起一样,除了寻求经济上的靠山之外,你不能说就没有真情,凌玲对陈俊生也一样。
 
  说到这里想起子君入职辰星第一天,凌玲故意安排部下给她灌酒的情节,感觉这个安排不太合理。凌玲的格局的确有限,但以她的心机和之前所表现出的隐忍,应该不至于如此迫不及待要给子君下马威,而定是日后的借刀杀人和小火慢炖。
 
  剩下那些次要人物,无一例外,既不是什么绝对的恶人与烂人,也不是绝对的老好人。子君妈妈如此,老金如此,老卓也如此,即便是前期烂到家的白光,也有改头换面的一天,而更难得的是他对子群的感情还真是专一。
 
  一部《我的前半生》,从头到尾说的其实都是人性,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完人与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差人和烂人,有的仅是食色男女,如此而已。
 
  有人说此剧三观不正,有人说主角人设崩塌,面对这样的问题,估计编剧也很无奈,如果人物个个高尚完美,观众们又会怎么说呢?难不成你们想要看的是童话?
 
  但童话里也有坏人吧!再说究竟什么叫三观正确?你能说出个具体的所以然吗?
 
  也有人说脱离了现实,但如果真照着现实来演,三观恐怕会彻底崩塌,因为生活远比戏剧狗血啊!戏剧展现给我们的,终究还是比现实高尚许多。如果你现实中的朋友、同事、恋人,都是唐晶、贺涵、子君以及俊生这样的人,实属幸运;当然,如果你自己就是这样的人,那么,你还真的算是一个不错的好人。
 
  文/半岛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