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做错事的孩子

  你说我太溺爱迪努,为此你很恼火。

  我喜欢他,只看到他顽皮,看不到他闯祸。我爱他,也生他的气,这决不是假话。

  大凡人都这样,不是特别圆滑的话,缺点容易被发现。

  倒楣的迪努淘气得让人讨嫌,但他本质不坏。他的过失成堆,但不给人以重压感。有时看他不怎么顺眼,心里却无反感。

  他的情绪像一叶轻舟,顺风疾驰;夸赞他也罢,申斥他也罢,他都不允许持续太久,如同此岸的货物一转眼运到了彼岸,对他不构成压力,他也不对人施加压力。

  他生性爱好热闹。他言语罗唆,难免讲许多错话,若无错话,他言谈的绵密的织锦会断裂。谬误不在他心里,而在他的语言里,懂了他的语法,不难理解这一点。

  你说他爱挑刺儿,确实如此。

  不过,他是用夸大、扭曲了的真实提出责问的。被他责问的人并不真坏,喜欢听他吹毛求疵的人比比皆是。他们是受责备的星云,他是专司责备的一颗星,他的光华来自星云。

  归根结底,他秉性聪慧,但不善于缜密地思考,因而他可爱的罪过每每引起哄堂大笑。

  而见到擅长判断是非、探究细微的人,这样的笑声必然戛然而止。同他们在一起,精神压力太大,忍受不了多久。直到他们偶尔疏虞暴露了缺点,才能松口气,精神上轻松一些。

  现在再来诠释何谓考虑不周。

  淘气包玛坎上梵文课前,把锅灰涂在椅子上。先生的衬衣后面蹭黑了。玛坎笑了,他的同学全笑了,唯独先生不笑。

  愤怒的校长把玛坎赶出学校;校长态度极为严肃,是非观念极强。瞧着他这副模样,学生把笑声咽进了肚皮。

  迪努不加思索地做错事,随随便便地做好事,错事好事都不放在心上。

  他借东西不注意及(www.cnk6.com)时归还,别人借他的东西,他也从不上门催讨,事实上,他总吃亏。

  记住我的话:要骂只管骂他,心里可得微笑,否则要酿成大错。

  我不理会是非,我在近处看他,他是一个人。你在远处审视,把他置于解剖台上。

  比起你来,我更多地数落他,更多地原谅他。我处罚他,但不流放他。我就这样留他在身边,你不要怪怨。

  

  • 泰戈尔作品_再次集
  • 泰戈尔作品_泰戈尔散文诗集
  • 泰戈尔:沙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