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不过一晌贪欢,短不过人走茶凉
 
  01.离了
 
  10年前,也是这样的一个冬天。傍晚6点多了,天已暗得很。如果平时,这个时候我已经回到家,躺在床上看电视,等着开饭了。
 
  而这一天,我还在回家的路上徘徊,平时只要20多分钟的路我走了快1个小时。我在街上漫无目的随便走着,看到周围人们的脚步似乎都在不断加快,一个个都是巴不得马上到家的样子,只有我有意放慢了步子。
 
  我知道,我回到家时,妻子若兰一定已经做好了饭。我们那时候结婚已经5年了,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女儿长得很像我,那可是我的心肝宝贝。
 
  我爱女儿胜过爱若兰,这样比较可能不恰当,但我和若兰的感情确实不深。虽然她是我的妻子,但我们之间没有什么爱情,有的是几年生活下来的那一份亲情。
 
  不管是什么情,那也都是感情。只要是感情,想要得到或者抛弃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所以,那天下班我不知道怎么回家,怎么对若兰说出那句“我们离婚吧”。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打开房门,一切都这么熟悉,这是我的家,但我马上就要抛弃这里了。我记不清楚我是怎么开的口,我记得的是当时若兰的眼泪,摔门而出。留下我一个人在家里发呆,被吓着的女儿放声大哭。
 
  我把女儿哄睡,一个人躺在床上,回忆起我和若兰从认识到结婚的整个过程。
长不过一晌贪欢,短不过人走茶凉
  那年我29岁,家里人对我说:“你今年必须结婚!”于是带我去相亲。
 
  一进门,若兰已经先到了,她圆圆的脸,鼻子不高,笑起来有一边的脸颊上还有个小酒窝,身材谈不上好,还微微有点胖。她是那种说不上漂亮,但也绝不会叫你讨厌的女孩子。
 
  她说话很直爽,爱开玩笑,一点也不扭扭捏捏。“这个丫头一看就适合过日子,就她吧!”在相亲回来的路上,妈妈这样对我说。
 
  结就结吧,不结婚又能怎么样呢?反正我真正爱的那个人也结婚了!
 
  02.伤了
 
  时间往前20年,那年我24岁,经历了我人生中最痛苦的一次离别。那个和我离别的人叫芳青——我的初恋。
 
  芳青的父母和我的父母是同一个单位的职工,我们住在同一个宿舍区里。这些先决条件成全了我们的爱情,但也同时成为我们爱情的障碍。
 
  因为我们的父母有很深的过节,所以我们的爱从一开始就不为双方父母所接受,但我们不在乎,年轻的我们相信能坚持到双方父母松口的那一天,
 
  我们都以为可以天荒地老,哪怕芳青要跟着调去北京的父母一起离开家乡。我对她说:“我会等你的。”我们许下誓言,如果不能在一起,也绝不和别人结婚。
 
  芳青去北京后,信成了联系我们的唯一方式。我们在信里互相鼓励,互诉衷肠。她家里不让我们来往,她悄悄给我写信,而我的信则寄给她北京的朋友,再辗转交到她手中。
 
  一晃就是三年,那时,我们是那么的年轻,又着挥霍不完的青春与快乐以为可以一直这样亲密下去,即使走到了人生的尽头,也要合穴而葬,在地下继续厮守。
 
  可是,我们的誓言犹如秋日里的落叶,泛黄、飘落,最终被坚硬的鞋底无情地踩入地下!
 
  芳青给我的信越来越少,也越来越短。到后来,我一连两个多月没收到她的信。我每天下班都到单位的门房去看,终于等来了一封信。
 
  我站在单位门口的一棵树底下撕开了信封,里面薄薄的一张纸,纸上用红笔写着简单的一句话:“我现在明白,人是看不到地老天荒的。我结婚了,以后别再给我写信。”红色的墨水,白色的信纸,像伤口沁出的血。
 
  我给芳青又接连写了几封信,却再也没有收到她的回信。
 
  失恋给我的打击无比巨大,支持我内心世界的那根柱子坍塌了。两年多时间里,我一直都很消沉。
 
  我学会了抽烟,常常一根接一根。看着烟雾逐渐散去,不留痕迹,可惜已经发生的很多事并不能也这样散去。
 
  既然没有地老天荒,那就只能各人顾各人。不管为自己还是为家人,也是需要有个家了。我和若兰婚后的生活是平淡的,不过相安无事,倒也不错。
 
  03.怕了
 
  我没想到这辈子还会和芳青遇到,我以为自己对她已经死心了,然而当我在年底的一次朋友聚会上,意外见到她时,四目相对,我的内心像开水一样翻滚起来。
 
  芳青回来了,和她一起回来的还有她的女儿——她离婚了。那次聚会后,我和芳青又见了几次面,她告诉我在北京也是在父母的压力下迫于无奈,不得不结婚。
 
  婚后,她忘不了我,和丈夫的关系每况愈下。这次回来,本来想找我,但是又不敢。没想到这么巧,在聚会上竟然碰到了。她的话把我又点燃了。我们回想起当年的山盟海誓,两个人抱头痛哭。
 
  这段失而复得的爱情,犹如晚点的火车,奔跑得格外迅猛,燃烧得分外惨烈。我们都不再年轻,但当芳青问我还爱不爱她的时候,我愿意赌上一次,而赌注是我的家庭。
 
  为了离婚,我放弃了财产,忍受父母的冷眼,我觉得自己这一生还有最后一点热情可以为爱燃烧。
 
  我带着对若兰的愧疚,结婚多年,她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是我抛弃了她;但我心里还有一些悲壮,我舍弃这么多,不顾大家的反对;此外还有一些憧憬,我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我带着女儿,和芳青重新组成了一个家庭,一家四口开始了新的生活。到今天,又差不多过了10年。
 
  但这10年过得并不平静,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和芳青会有那么多矛盾和争吵。为了孩子读书和抚养的问题,就不知道闹了多少回。做父母的都是有偏心的,我也在努力平衡对两个孩子的关爱。
 
  可芳青总认为我对她亲生的孩子不好。现在两个孩子的学费和各种生活费,叫我们这个家庭很吃紧。我觉得越是这样的时候,越要同舟共济,何必闹内讧呢。芳青就说我变了,说我心里还想着若兰。我真是有口难辩。
 
  前段时间,为孩子们暑假补习的事,我们又吵起来。我的确只给我和若兰的孩子报了名,但那也是因为她的成绩更好一些,而不是偏心。可芳青却不依不饶,还动手打了孩子。我是真的火了,一怒之下也动手打了芳青。
 
  芳青跟我提出了离婚。想想这些年和她一起生活,磕磕碰碰真的比第一段婚姻要多得多。我真是想不明白,我费了这么大力气才得到的婚姻怎么就不让人舒服呢?我到底错在什么地方了?
 
  如果说读书、写字、画画都是一种修行,我希望自己功德圆满!每天1000,坚持365!你的关注与喜欢是对我最大的鼓励,谢谢!
 
  作者:张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