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不会寄出的情书
 
  时隔多年,我依然不知道,那段青涩过往里,我唱的是不是独角戏。
 
  2017年8月2日 星期三 小雨
 
  你好:
 
  好久不见,直到现在,我还没想好该怎么称呼你,直呼名字好像咱俩没那么熟悉,连名带姓,倒又陌生了好多,就不纠结了,反正我知道你是谁。
 
  算起来,离最后一次见面的日子已有十年之久,那还是在第一次高中同学聚会上,也是我唯一参加的一次。那天,我从很远的亲戚家赶往县城,匆匆忙忙,其实心里,只想着能见你一面。
 
  同学们都变得很热情,叽叽喳喳的,乱成一团。也许大一的那个学期,我变得淑女温婉起来,好多男生围着我,向我打听学校里有谁在追我。我嘻嘻哈哈地打着圆场,抬头看见你,坐在我的对面,眼神碰撞的瞬间,我还是心跳加剧,惊慌失措。
 
  你的目光还像以往那样深沉,脸庞还如昨日那样英俊,人,也还是那般冷静。
 
  初见的时光,是在高一,那时的我,青涩,腼腆,爱脸红。
一封不会寄出的情书
一封不会寄出的情书
  因为个子小,常常坐在第一排。你肯定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注意你的,我却记得很清楚,是开学的第二天。那天,你穿了一件白色衬衣,蓝色仔裤,我望着门口发呆的时候,你刚好走进来,阳光洒在你的身上,我的一颗懵懂的心,第一次跳得那么厉害。
 
  我故意碰了碰同桌,偷偷地告诉她:“你看,咱们班有帅哥呀。”她抬眼瞅了一眼:“哪里帅,一般呀。”
 
  情人眼里出西施,果然是有道理的。
 
  也是那以后,我开始注意你,有你出现的地方,教室里,走廊里,大概都会有我注视的目光,一向不爱运动的我,也会时不时关心着你在篮球场的动态,我小心翼翼地掩饰着这份情愫,谁都没有告诉。
 
  咱们本就不是一个圈子的人,我成绩优秀,温柔乖巧,而你,终日和一些“潇洒”的学生混在一起,我在前排,你在后排,隔着一个太平洋的距离。
 
  可喜欢这种事,本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言。偶尔在校园里碰面,我就满心欢喜。
 
  大概老天爷是懂我的,高二开学的那天,我趴在宣传栏的分班名单上,看了一遍又一遍,终于看到你的名字,纵然我不期待能有什么进展,但起码,你我还在一间教室里,保持着转身就能看见的距离。
 
  高二开始,比起高一的青涩,很多女同学变得热情活泼。在读书时代,长得帅也酷酷的男生,大概都是香饽饽。
 
  你的身边开始围绕了各种女生,她们给你买零食,送磁带,写情书,在你打篮球时,一个一个自愿成为啦啦队,为你欢呼喝彩,而我,一如既往,把心事埋了起来。
 
  突然有一天,在一节不那么重要的课上,你换了座位坐在我的身边。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离你那么近,我不记得你和我说了什么话,只记得那一节课,漫长又短暂,我紧张的心砰砰跳个不停,脸肯定是红扑扑的。其实,我是很开心的,自己在心里猜测,是不是你也注意着我,像我一样也悄悄的。
 
  然而,现实总是和想象的不一样。
 
  很快听说,班上刚转学来的那位漂亮班花,成为了你的女朋友。好巧的是,她刚好和我一个宿舍,每天晚上熄灯后,听着她细数你的种种,我的眼泪一滴滴落下,模糊了凉凉的夜色。
 
  本以为四目相对里的含情脉脉,原来都是我的错觉;本以为有缘分的校园偶遇,原来也只是概率的问题;本以为只要我一直喜欢你,你也会喜欢上我,原来这也只是对爱情美好的期许。
 
  一个貌美如花,一个英俊挺拔,郎才女貌,佳人一对。我看到你俩走在一起的身影,竟然觉得好般配。
 
  这下,我从未表明的心思,也只能永远放在心底的角落里。
 
  毕业来得悄无声息,离开学校的那天,我很晚才走,和关系不错的同学一一道别之后,你知道吗,我很舍不得,怕以后,连你的背影也看不到了。
 
  我抱着书本走出教室,就在走廊里碰到你,你有点紧张,和平时不太一样。
 
  “学校报好了吗?去哪?”你轻声问。
 
  “就在省城啊,离家近嘛。”
 
  “是挺近,突然想起来,咱俩同学了三年呢。”
 
  “嗯,是呀,三年呢。”
 
  “那,祝你以后顺利。"
 
  “你也是。”
 
  我抬头看了你一眼,离别在即,不知道你是什么心情,就让我再遐想一次,你是在等着向我道别吗?
 
  这简单的对话,大概是三年来,我们说的最多的话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其他同学面前文采飞扬、嬉戏吵闹的我,只要看到你,就好像丧失了语言功能一样,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后来,我们从未联系,或许我不爱主动,或许我勇气不足,或许我只想保留这份默默的喜欢。
 
  时间,真是个好东西,她能让我慢慢忘记一些不重要的事情,也加深那些不想忘记的回忆。
 
  之后的很多年,我再也没有参加过同学聚会,自然再也没有见过你,这样也挺好,起码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年轻的模样,那些岁月或者经历,从未改变过你。
 
  只是,有时候,在梦里,还会看见你的身影,依然是在那间教室,你在读书或者写字,还是当年的样子,梦醒时,还有微笑挂在我的嘴角。
 
  转眼十年,悄然逝去。
 
  如今,再提到你的名字,已经和爱情没有关系,我能想到的,只是那些年,青春洋溢的自己,还有,第一次喜欢一个人的莫名情绪。
 
  那时的心,十五六岁的少女
 
  暗恋,就定义为暗恋吧
 
  我已不愿深思
 
  傻傻的我,是否也引起你的注意
 
  我已嫁为人妻
 
  也愿你如意
 
  文/ 小婷半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