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命都没有了,你拿什么去拼?
 
  很多人告诉我:
 
  你没竭尽全力,就不能算是努力;
 
  你一定要拼命,才可以有所收获。
 
  可他们没有告诉我:
 
  连命都没有了,你拿什么拼?你连身体健康都不能保证,怎么去拼?怎么去获得成功?怎么去享受生活?
 
  大院里的树木郁郁葱葱,春天的桃、夏天的葡萄、还有秋天的石榴和冬天的柚子。
 
  我大一放寒假回家,矮矮的柚子树被果实压弯了腰,树旁搭了个小棚,一群老爷爷老奶奶们聚在一起凑成一桌牌。我摘了几个大柚子,剥开后给那些老人们送去。以前放学放的早,妈妈还没回家做饭,我就被各家爷爷奶奶领回家蹭吃蹭喝。
 
  “咦,我回来这么久了?怎么没见过华叔家的孩子呢?以前还老找我玩儿……”我好奇地一问,一位老爷爷捏着牌的手抖了一下,一声长叹,“哎,命不好。你华叔去了大半年了……孩子跟他妈去了别的地方……”老人们在回忆往事,我一脸愕然,难以置信。
 
  华叔以前还老逗我,惦记着喝我的喜酒。这么个人高马壮的年轻男人怎么就没有了呢?望着他家的方向,今年的石榴这么好吃,却有人尝不到了。
 
  在我记忆中,华叔常年在外务工,早出晚归。他什么累活、脏活都可以干,挑着一扁担的水泥爬五楼根本不在话下。所以,华叔在建筑工地上是个红人,赚的钱也是工人里最多的。
 
  “华叔,你怎么每天都这么忙呢?”有一天我在院里玩,看着华叔的衣服抹了一块块白色,忍不住问道。
 
  “叔叔要赚钱啊。你可得好好读书,不要像我这样卖苦力。”华叔应该要赚很多很多钱,所以才会那么辛苦吧。年少时,我轻而易举地将别人的辛苦认为是理所当然。
 
  华叔是家里的顶梁柱。媳妇在家带孩子,没有过多收入。孩子和一个家庭的重担就落在了这个壮年男子的身上,任劳任怨,做牛做马。
 
  “好不容易,娶了媳妇,有了孩子。哎,现在人都没了……”老人们对于华叔的际遇唏嘘不已。有些人拼命工作,努力赚钱,到头来还不能安享晚年,甚至不能阖家欢乐,这又是何必呢?
 
  华叔感觉到身体异样的时候,只是觉得稍有疲劳,认为好好休息就行了。华叔的媳妇倒不是体贴入微的那种,照顾孩子、处理家务就够一个家庭妇女忙前忙后了。女人总把男人视为自己的依靠,可不曾料到这会压垮一个男人。
 
  上帝不怜悯众人,也不眷顾穷人,众生皆平等,上帝颇自由。
 
  华叔休息了一晚,第二天照样去工地干活。华叔在工地上忽然晕倒,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人发现,也不知道他昏迷了多久。据说,刚好倒在一堆钢筋中。工友找到他的时候,被深深吓到了,钢筋插进了大腿……还好不是重要器官,否则早就一命呜呼了。光叔火急火急地被工友送到医院,结果一系列检查下来竟发现是癌症。这个噩耗无疑雪上加霜。
 
  后来他们家花光所有积蓄为叔叔治疗,可叔叔最后还是不幸地离开了。建筑工地为了息事宁人,给了华叔一笔钱,剩下憔悴的女人和两个可怜的孩子相依为命。
 
  “?好端端的人怎么就得了癌症走了呢?……”我宁愿相信是突如其来的意外,也不愿意相信是日积月累的病患。如果是意外,还可以把原因推给外界。
 
  硕果累累的院子里,演绎着不同的故事。老人们在茶话闲聊,小孩子在玩耍嬉闹,一方是历经人生百态,一方是年幼不谙世事。而那些拼命赚钱、努力工作的人们却没有时间来欣赏在满院子的景色。
 
  人们总是那么匆匆,停不下自己的脚步;总是那么忙碌,顾不上自己的身体。人们总卯足了劲,拼了命地往前赶,一定要等最后一根稻草被压倒后才明白身体健康是多么重要吗?
 
  春夏秋冬,寒来暑往,从枝繁叶茂到落英缤纷,院子里的树越长越高,花越开越艳,连鸟儿也在这筑巢。
 
  可人啊,却越来越忙了。
 
  文/阿萝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