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好玩的父亲,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我爸今年50多了,但他的心性一直没有变,爱玩,爱开玩笑,是亲戚里面的开心果。
 
  他对新鲜事物充满了好奇,从前年开始,他忽然迷上了做菜。说实话,虽然他做的菜味道挺一般的,但我妈道出了最中肯的评价:你爸做,总比没人做好。
 
  他现在的休闲活动是唱歌,自己配置了音响麦克风和视频,每天登录几个我也不太懂的房间,排号,然后唱歌。当然,他唱的歌主要集中在上世纪,外加一些烂俗的网络歌曲。通常,只要我和我妈在他身边,他还会乐此不疲地问唱的怎么样。
 
  有一次全家去KTV,浩浩荡荡二十多号人,我爸揣着他的几首民歌,好不容易逮一个机会上去露了脸。事后问我唱的怎么样,有没有给他录视频,我说录了,不过录的是我哥的,因为他唱的最好。然后我爸摆出了不高兴表情,没有再理我,说我没品位。
 
  记得当时我哥唱了一首《爱大了,受伤了》,他唱歌水平很高,将这首很普通的歌曲唱得荡气回肠。回家后我爸不太服气,戴上耳机拿着麦克风嘶吼了一番,当时我差点跪下:“爸,求你不要再唱了,没有一句在调上。”
 
  他是左撇子,写字可以左右开弓,还可以用左手画画。他说,本来一辈子只用左手写字的,后来用右手,是被我爷爷一巴掌一巴掌打回来的。
 
  他不到二十岁就开上了苏联产的大卡车,在钢铁厂拉货,当时那样的车很少,因此他每天活得神气活现。开车三十多年了,他是真正的老司机,没有他过不了的路,没有他转不了的弯,车坏了他可以自己修,最神的,莫过于听声音就可以辨别车子哪里有问题。
有一个好玩的父亲,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有一个好玩的父亲,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小时候我不认表,每天大喊大叫:“爸,几点了?”后来他忍不了了,亲手用硬纸片做了一个表,用小钉子安上了时针分针,手把手教我认表。当时我的心思在冰棍上,所以他奋斗了一个多小时,问我时,我还是一个也答不对。最后他怒了,打了我一巴掌,记忆中那是他第一次打我,我含着泪拍案而起,一把拿过表撕了个稀巴烂。一边往我爷爷家跑,一边喊:“你自己认吧,我再也不回来了。”
 
  后来是我爸去找的我,我让他在我爷爷面前许下承诺——再也不打我了,我才回的家。确实,他再也没打过我。
 
  可能他小时候还有一个功夫梦,我四五岁时,他每天早上都会用特别大的录音机放《好汉歌》,然后一个人在院子里踢两脚,再告诉我:“这就是功夫。”当时的我虽然傻乎乎的,但对他的臭脚,也是不屑一顾的。
 
  后来他可能觉得我有慧根,用电视里的话就是:“老夫看你骨骼清奇,是块练武的好材料!”然后他在院子里给我做了一个沙袋,让我每天早上起来打几百下。
 
  我去打了,手疼,心还烦。有一天早上他拉着我爷爷看我表演,当着他们的面,我手里攥着小刀,一刀就把沙袋弄破了,然后扬了扬刀,让他看破了的沙袋。当着我爷爷的面,他没好意思发作,而我的功夫梦,就此也断了。
 
  我从小就长了一副忠厚老实的面孔,但骨子里特别硬,谁的话也不听。可能我爸早就看出来了,对我不太管,所以后来我一直处于放养状态,专断独行,长这么大,所有事情都是自己做的选择。
 
  这样有好有坏,好的地方就是从来不人云亦云,不好的地方就是走了很多弯路。好在弯路走多了,现在成熟了很多。
 
  他眼力很好,我妈说他们结婚后,我爸还每天拿着一个弹弓出去打鸟。我亲眼见过他的水平,他开着车,带着我到野地里用弹弓打鸟,十八个石子,我捡到十五只鸟。他说他和人去过部队,打了五枪,4.8环,这个成绩也是了不得。
 
  年轻时候的他,最喜欢打麻将,那会在钢铁厂住集体宿舍,他是舍长,有事没事还给别人做个饭什么的。有一天打着麻将,别人催他做饭,他心里想着麻将,着急去拿菜,然后直接从二楼掉了下去,摔断了腿。那年我五岁,记忆已经模糊了,这些事都是母亲和我说的。
 
  因为开车,他不喝酒,后来所幸把烟也戒了。有一年过年,他的哥们轮着往死里灌他,于是,他有了我记忆当中的第一次醉酒。别人醉酒是骂人,他是吹牛:“自古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他们以为我不能喝,开玩笑!”他唠唠叨叨吹了半天就睡着了,后来我妈出门,我一个人守着他。
 
  他醒来吐了几次,然后突然就哭了,当时正清理污秽的我也慌了。他哭着说:“儿啊,谁没有烦心事呢,你以为我每天很开心,其实我也有不开心的时候啊!那年你妈得病,我以为就要失去她了,我当时才知道我有多离不开你妈。你妈算是捡回来一条命,儿啊!你知道那种马上要失去一个不能失去的人的感受吗?我每天晚上都不敢睡,经常一个人半夜在厕所里哭,一夜白了头……”他说了很多,说得我两抱头痛哭。
 
  当然,他的趣事还有很多。
 
  我上幼儿园之前,他买回来一个游戏机天天带我打坦克,他说:“打游戏可以开发脑子,只有打好游戏才能上好学。”
 
  他喜欢打台球,据他自己说没有遇到过对手。我不信,后来陆续听到别人说他水平很高,我才相信。
 
  在家里,他几乎从来不和我妈吵架,我妈生气时在一边骂,然后他就在那里坐着听。我妈骂累了,他就开始讲笑话了,把我妈逗笑,这就算完事了。有一次我妈骂他,他说:“我文凭比你高,不想和你一般见识。”然后我妈就笑了。
 
  对于我的学业,他也不太强求,看见我好,他就开心;对于我以后的婚事,他的意见是,两个人三观一致,心意相通才是最重要的,其他条件地域什么的都不重要。
 
  昨天我爸出去了,我和我妈聊天,她说:“你和你爸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性格什么的,完全一模一样。”我说:“没办法,有其父必有其子,我已经成功预见了五十岁以后的样子,可能到时候会称霸广场舞界。”
 
  我爸就是这样一个人,爱玩,好好先生,有他在,家里永远充满了活力。今天他又去工作了,昨天我和阿姨聊天时,说起了父母的不容易,突然觉得一句话真是经典——哪有什么现世安稳,只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人们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爸还没怎么老,但他已经成为我家的一宝了。我自己唯有再努力点,过些年让他无忧无虑开开心心地玩,爱唱就给他买高配置音响设备,爱打麻将就打……总之一句话,开心就好。
 
  有一个这样好性格的父亲,是我的荣幸。
 
  日子久了,我也变成了他。
 
  文/怀左同学